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杨友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99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三年未来了,旧作拼个小集子献给文友们以表愧意

热度 7已有 41 次阅读2021-3-8 13:44 |个人分类:小小说集|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爱情小小说

                       我们的爱情(小小说选集)


   我们的爱情

        秋阳爱情小小说自选


             作者简介:

秋阳,本名杨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至今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约百余万字。作品散见于《长城》《河北文学》《女子文学》《天津文学》《满族文学》《青海湖》《海燕中短篇小说》《青年文学家》《短篇小说》《雪花》《百花园》《荷花淀》《佛山文艺》等刊。有作品被《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新世纪文学选刊》《杂文月刊选刊版》转载。有小说、故事作品集出版,部分小说。故事被辑入各类文学作品选集。


1哦,界河………………………………………..

2风铃儿叮叮……………………………………..

3明天到我的小店吃拉面………………………..

4 10分钟的抉择…………………………………

5一片红叶………………………………………..

6半 边 伞………………………………………..

7一束康乃馨……………………………………..

8送你一只玩具狗………………………………..

9女人与猫咪……………………………………..

10爱情参谋………………………………….........

11把手牵牢……………………………………….

12红欧李………………………………………….

13静静的深山…………………………………….

14把爱情装进你的衣兜………………………….

15情人节的游戏………………………………….

16 …………………………………………...

17……………………………………………….

18女人树…………………………………………..

19“冒险”情人节…………………………………

20爱情不能由上帝裁决……………………………

21那时,校园流行小圆镜…………………………

22鸳鸯河边…………………………………………

 

            哦,界河

 

       耘在界村教小学。村子小学生少,就他一名教师。

       界村之所以叫界村是因为这里是省、市、县三级辖区的分界点。界村的村外有一条河叫界河,界河的东面也有一个村庄,也叫界村,归另一个省管辖。两个村相邻,一河之隔,分属两个省,看起来很近,听起就给人一种遥远的感觉,可谓“咫尺天涯”。事实上两个村之间也确实没有什么来往,村民们都习惯在各自的范围内活动,两边的人彼此都很陌生,都觉得对面的村庄像一个“谜”。

耘每逢星期日就一个人到界河边上玩。河水很深,也很宽,河上没有桥也没有渡船。耘就站在河岸上遥望对面那个“谜”,于是耘就发现了河对岸上的一袭艳红,倒映在河水中很美丽很耀眼。那是一个女子在浣洗衣物。耘想那女子肯定是一位姑娘,那姑娘一定很美。耘呆望良久,忽发奇想,弯下腰拾一片薄薄的石子,做了一个很优美的掷铁饼的动作,那薄薄的石片像长了翅膀似的在河面上飞翔,带着他的寄托拽出长长的一串水花。遗憾的是那石片未到河心便殒落河底,未能完成它的使命。耘当然不甘心,又接连抛了几片薄石子。河那边的女子终于发现了他,放下水中的衣物站起身,望着河面上的水花和河这边的他。然后在水边款款走动,娉婷的身影在水中摇拽,仿佛轻轻的向河这边飘来……耘就想:到河那边去……但河面很宽,河水很深,河上没有桥也没有船,自己肋下又没有翅膀,耘无可奈何,一筹莫展……但耘又想天下江河千条万条,哪条江河上没有桥、没有船?耘决心在界河上找到桥或船。

耘便沿着河边向上游走去,河岸的山路崎岖,有的地方根本没有路,耘攀岩附藤,走得大汗淋漓气喘嘘嘘。耘终于找到一座桥和一条渡船,但时已近午。耘很失望,此时伊人已去,桥和船已毫无意义……到了下个星期日,耘又向下游走去,他又找到了桥和船,遗憾的是比上游的更远……

耘迷醉河对岸的美丽无可救药,每逢星期日耘仍不由自主地到河边来。河那边的洗衣女子像和耘约好了似的,耘的两脚刚刚在河边站稳,女子便头顶着洗衣盆步儿姗姗地向河边走来。两边的人隔河痴望,或伫立或徘徊,望眼欲穿,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条无情的界河像天上的银河,憔悴了两岸的人,憔悴了两岸的风景。

    一个漫长而痛苦的学期就这样过去了。下个学期到了,耘要离开界村,到很远的一个村小学任教。耘离开界村的前一天又来到界河边,河那边不见了洗衣人。耘在岸边孤零零地伫立到夕阳西下,把几滴清泪洒在了河边,把美好的记忆嵌在了心底……

耘新来任教的村庄也濒临界河,但这里的河上有一座公路大桥,一条省际干线公路从这里通过。河两边不同省份的人交往很多,两边的人际关系自然不同于界村。第二年,耘在这里结了婚,姑娘叫虹,是对岸那个村的小学教师。虹长得标致可人,秀丽端庄。婚后,耘和虹相敬如宾,美满和谐。但面对娇妻耘仍对界河边那段梦幻般的美丽怀念不已。一个星期天,耘和虹到界河边游玩,夫妻俩坐在河岸上休息时,耘触景生情,便对虹讲了在界村时的那一段伤怀的往事。

    虹听了一脸愕然:“那个打水漂的小伙子就是你?”

    “你怎么知道我打水漂?”

    “对岸那个洗衣女子是我。”

    “是你?”耘睁大了眼睛,定定地望着虹。

    “是我,真的是我。”虹说,“那时候我在对岸的界村教小学,每逢星期日便去河边洗衣服……”

耘惊诧不已,真是鬼使神差,天缘有意,故事很富戏剧性,也很浪漫。但耘又感到很奇怪,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人已经成了自己的妻子,而自己却为什么找不到当初的那种感觉?   

从河边回来,虹紧紧地牵着耘的手,小鸟依人般靠紧耘的身子,灿若桃花的脸上注满了幸福的微笑。耘却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眼前不时闪现着那个洗衣女袅娜的身影,耘的两眼便泪水潜然……(载《野草》、《金山》)  


               风铃儿叮叮

 

静原是一家工厂的女工,下岗后做了练摊姐儿,每天推着小货车在住宅小区的楼下支起小货摊。货车上的小商品五彩缤纷,像个小小的空中花园。支架上挂着一对做工精巧风铃,风儿轻轻吹来,发出脆脆的“叮叮”声,美妙动听,静就觉得自己的生活挺富诗意。风铃不是商品,是静自己做的。挂在货车架上既是一种装饰,也是她心灵的畅想……

    “阿姨,是什么声音这么好听?”

    静扬起头,对面住宅楼三楼的一个窗口有一个小女孩正向她这里张望。静就对女孩笑笑说:“风铃,是风铃发出的声音……”静用手指指货架上的风铃,“喜欢风铃吗?”

    小女孩说:“喜欢,很喜欢!”

    静说:“喜欢你就拿一只去吧。”

    女孩说:“我爸爸不在家,我没有钱呀……”

    静说:“风铃是我自己做的,不要钱,你自己下楼来取吧。”

    女孩摇摇头:“可是……我的两腿不会走路……”

    静心里一怔,啊,原来是个残疾女孩。静说:“我给你送上楼去吧。”

    女孩一脸失望地说:“不行,爸爸上班时把屋门反锁了……”

    静又想了想说:“你放下一条绳儿来,把风铃拉上去好吗?”

    “我这里没有绳儿啊……”女孩急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静皱紧了眉头,感到一筹莫展了。可怜的小女孩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得到满足,静的心里很为女孩难过……

    过了好一阵后,楼上的女孩突然喊叫起来:“阿姨,你来看呀!”

    静抬起头,瞧见一条细细的绳儿从女孩的手中垂下来。静兴冲冲地跑到楼下,见那绳儿弯弯曲曲的,原来是编织过的毛线绳。一定是女孩拆了线帽、手套之类的织物……静很激动也很高兴,拿来一只风铃拴在毛线绳上,然后仰起脸对楼上的女孩喊:“往上拉吧,轻点儿,不要急……”

    风铃缓缓地升起来了,随着一串“叮叮”声渐渐升高。楼上的小女孩两只小手像提着千斤重的物体,头上汗水滴滴答答往下落。楼下的静一颗心悬得老高,生怕那细细的毛线绳不堪负重……

    风铃终于安全地进入窗口。楼下的静一边鼓掌一边喊:“祝你成功!祝你快乐!”

    楼上的女孩不住地挥动着小手:“谢谢阿姨!谢谢阿姨!”

    “叮叮叮……”

    “叮叮叮……”

    楼上女孩的咯咯笑声伴着风铃的叮叮声,在小区上空回荡,楼下的静像孩子似的雀跃着……

    第二天,静早早地推着小货车来到小区,小女孩的笑脸像红艳艳的花朵开放在窗口:“阿姨好!”

    “小朋友好!”

    楼上“叮叮”,楼下也“叮叮”——两只风铃也仿佛互致问候……   静正笑容满面地和楼上的女孩说笑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来到静的小货车前,望着楼上的女孩和小货车前的静,两眼噙着泪花,声音沙哑地对静说:“我叫明,是楼上那女孩的爸爸……”

    “你好!先生,你的小女儿很可爱,可惜……”静礼貌地对明点了点头,说,“明先生,难道你就让孩子残疾一生吗?”

    明说:“不会的,我会尽一切努力把孩子的腿治好……”

    静说:“可是,你应该抓紧呀,无论你的工作怎样忙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明两眼泪汪汪地说:“是的,非常感谢你的关心,我正在想办法。”

    静和明就这样相识了。后来,静听人说明是市人民医院的一位主任医师,并且知道了女孩的妈妈被车祸夺去了生命……爱人去世后明曾谈过几个对象,都因为有个残疾女儿而未果。据说治愈女孩的残疾两腿要去北京或上海,起码需要一年或更长的时间。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没有亲人陪床照顾怎么行?而明又是医院手术主刀医师,在院里是最具权威的专家,长时间离开医院势必要影响一些重病患者的医治。这使明深感为难,所以给小女儿治腿的事就一直拖了下来。静心里对这位主任医师感到由衷的敬佩,对那个失去母亲的残疾女孩也更多了几分牵挂……

有一天,明上班走后,女孩把头伸出窗口,咯咯地笑着对楼下的静大声喊起来:“阿姨,快过来呀!我要送给你一件礼物……”女孩说着把一条细细的毛线绳从窗口放下来,毛线绳上系着一个小物件。

静走到楼下,伸手抓过毛线绳一看——原来毛线绳上拴着一只钥匙,那形状颇像一颗“心”。静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天真的女孩怎么送给她这样一件“礼物”呢?静两眼久久地望着手中的“心形”钥匙,心儿就莫明的跳起来——这……幕后是不是有“操纵者”?静的嫩腮就悄悄地泛起了两片红晕,手里紧紧地攥着那只钥匙,匆匆地走上楼去……

(载《古今故事报》、入选微型小说集《情场麻辣烫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山叶 2021-3-15 19:29
欢迎杨老师常回来看看~
回复 杨友 2021-3-30 11:02
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