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杨友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99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君勿只见乌鸦黑(杂谈)

热度 6已有 47 次阅读2018-5-29 15:32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君勿只见乌鸦黑

       (杂谈) 

       杨友

 

    应该说乌鸦是一种不幸的鸟儿。万物之灵的人类既恶其貌更厌其声,因恶其貌而恶其类,因厌其声而恶其“意”(作为鸟类它的鸣叫其实也是一种吟唱),应该说这是人们对乌鸦的一种成见。比如,说它是一种不吉利的鸟,是死亡、恐惧和厄运的象征。因而男人听到它的叫声,高声大骂,投掷石子。女人听到它叫便舀来泔水向它泼扬,一边泼一边吐口水诅咒。在文化上用乌鸦合成的成语就我所知,有:“乌合之众”、“天下乌鸦一般黑”、“爱屋及乌”等等,而这些成语中的“爱屋及乌”正解是赞美,但不是赞美乌鸦而是拿乌鸦做反衬,明显是对乌鸦的贬斥,前两条更不用说了。这简直是只见其黑不及其余。

人们对乌鸦没有好感,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我们老家附近有两个村庄的名称都与乌鸦有关:一个叫“老鸦窝”,另一个叫“山啦嘎”。这两个村庄相距很近,不过二、三里远。两个村庄都和我们庄隔一道青龙河,历史以来曾经是一个行政村、一个高级农业合作社、一个生产大队。但对这两个古怪的村名的来历我却一无所知,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搞地名普查,才得知原委。

据老人们讲,从康熙年间才有逃荒的贫苦农民从关里来到关外开荒种地,后来人口逐渐增多,才有了村庄。但这里依然地广人稀,树木参天荊棘遍地,各种野兽、鸟类很多。老鸦窝临河,河北岸是较大块的平地,这里的高岗上有一棵大树,树上住着几窝乌鸦。后来这里有了人家,房屋离住乌鸦的大树不远,人们就把这个村子叫“老鸦窝”了。老鸦窝东北面是低矮的山岗,山岗上是树林,每天都聚来不少乌鸦,站在树枝上“啦,啦,啦——嘎,嘠,嘎”地叫。这里有了村庄后,人们就把村庄叫作“山啦嘎”。“大跃进”的1958年,许多地方改地名,什么“东风”、“红旗”、“跃进”都很叫得响。“文化大革命”中改地名的就更多了,城市街道、农村公社、大队,连文化名城承德市都要改为“卫京市”。可是,老鸦窝、山啦嘎两个与乌鸦相关的村子在两次改地名热中,却没有一个人提议更改不“吉利”老村名!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青龙河修建大型水库搬迁,这两个村庄已成水乡泽国,“老鸦窝”、“山啦嘠”两个曾经的地名被库水淹没的同时也在地图上消失了。

对乌鸦的看法,在我国历史上和不同地区也不尽相同。我们熟知的,如:古时候人们把太阳称为“金乌”,古画上就画着太阳上面蹲着一只乌鸦。“羊羔跪乳”、“乌鸦反哺”是公认的“孝亲”典范。现在,一些少数民族中有的仍把乌鸦视为“吉祥鸟”、“神鸟”……

唐代诗人张籍写的《乌夜啼引》说,三国时北魏玄学家何晏犯罪入狱,其女制《乌夜啼》,并说“乌有喜声,父必免。”张籍的诗写道:“秦乌啼哑哑,夜啼长安吏人家。吏人得罪囚在狱,倾家卖产将自赎。**起听夜啼乌,知是官家有赦书。下床心喜不重寐,未明上堂贺舅姑。**语啼乌,汝啼慎勿虚,借汝庭树作高巢,年年不令伤尔雏。”李白亦有诗《乌夜啼》:“黄云城边乌欲栖,归飞哑哑枝上啼。机中织锦秦川女,碧纱如烟隔窗语。停梭怅然忆远人,独宿空房泪如雨。”这些诗文都是把乌鸦视为吉祥之鸟。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杨友 2018-5-30 07:03
问好查山朋友
回复 大闲人 2018-5-31 08:07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