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杨友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99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串门店儿”, 我永远的怀念(散文)

热度 7已有 45 次阅读2018-4-12 12:00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串门店儿”, 我永远的怀念

              (散文) 

              杨友

 

早先年,老家人喜欢串门儿,聚在一起拉呱说说笑笑的,穷日子也觉得有滋有味儿。东边院大妈人缘儿好,谁都愿意去大妈家串门儿。特别是入冬以后,庄稼人轻闲了,冬天夜又长,人们吃过晚饭脚尖儿一转就进了大妈家的屋,村里人都说大妈家是小村的“串门店儿”。爹是“串门店儿”的常客,我就常跟爹一起去享受“串门店儿”的快乐。

山里人祖祖辈辈常年睡土坯炕。脱土坯有两种木框模子,一种是窄长方形的小坯模,小坯模分两个“斗”,每个斗大小相当于砌墙的砖。把合好的泥巴装进两个泥斗拍均匀,再用泥板刮平,然后端起来往平整好的地上一扣,一次脱两块坯.。这种坯称小坯,搭炕时用于码炕墩。另一种是大坯模子,大坯模是用木板做成的正方形框架,放在平坦的地上,用铁锹铲合好的泥巴往大坯模里填。这种脱大坯的泥巴和扣小坯的泥巴不同,小坯的泥巴只用黏土合泥,而大坯用的泥巴里要拌上铡短的草屑,合成的泥巴称“草泥”。草泥填到大坯模子里抹平,然后将坯模脱起,再移动抹下一块坯。这种大坯晒干后拉力强,坚固,用来铺炕面。大方坯铺好了炕面再抹上一层草泥,用木柴烧干为止。炕上铺的是芦苇席,灶膛锅台搭在外屋,离灶台近的一端叫“炕头”,另一端叫“炕梢”。串门的人陆陆续续地进了屋,大妈就把油灯点亮,把年老的扶到热乎乎的炕头上,让年轻的坐在炕梢或地下的长板凳上,长板凳坐满了就靠着木柜子站着,大家都有尊有让。

座安排好了,大妈抱来干柴枝放在泥巴火盆儿上,划根火柴点燃,火苗忽地蹿起来,屋里立刻暖烘烘的。那时候家家都点小油灯照明,但点的不是煤油,没钱买,也买不到,各家点的都是用棉籽榨的黑油,甚至有的人家把死牲畜肉熬油点灯。细细的棉花灯捻放进油灯碗里,真正是“灯光如豆”。大妈在小油灯下纺线、纳鞋底、或缝补破旧的衣服,不能白耗灯油。夜夜串门儿的老少挤满屋子,夜夜点灯熬油熬不起,大妈就用干柴枝在泥火盆里笼火,既暖了屋子又照亮。白天,大伯和儿子上山砍柴,笼火的柴禾不缺,高高的一垛。串门店儿天天夜晚上欢声笑语,一唠就是大半夜。

唠嗑的内容很丰富,五花八门。村里村外的新鲜事儿天天有,好事儿赖事儿荤的素的天天不重复。串门儿的人把小屋挤得满登登的,但会讲会“哨”的没几个,有那么三两个能说会道的“说家”也是斗大字不识半升,把《三国演义》、《西游记》讲得东一榔头西一杠子,不是缺胳膊少腿儿就是张冠李戴。听的人糊里糊涂,却听得津津有味。讲狐狸精、讲大鬼头是几个说家的拿手戏,把那些精怪鬼狐讲得活灵活现,说狐狸精会变俊俏的大闺女或小媳妇,说大鬼头青脸红发、猪嘴獠牙,吃人心,喝人血……吓得我们小孩子直往大人们的胳肢窝里钻。怕归怕,但是第二天晚上仍不肯缺席……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天有情,地有情,岁月无情,忆起少年时的“串门店儿”,心儿就隐隐地痛。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串门店儿”就是“文化”,“串门店儿”的亲情给了我们那些山娃子乳汁般的甘甜,给了我们无尽的欢乐与向往,铸成了我们山一样的品质……“串门店儿”早已在生活中淡去,但它在我们心中留下的怀念将永存……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孤独的小男孩 2018-4-12 14:38
那样温情的夜晚,真的让人怀念!
回复 杨友 2018-4-12 16:40
问好孤独小男孩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15 09:47
禅心朋友好!
回复 杨友 2018-4-16 11:40
问好大闲人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17 08:57
孤独的小男孩: 那样温情的夜晚,真的让人怀念!
谢谢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17 08:57
谢眦南悃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23 08:35
孤独的小男孩: 那样温情的夜晚,真的让人怀念!
问好小男孩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27 17:46
问好查山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