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乞颜若风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96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未知名的地方是我的故乡

日志

远在小河彼岸07(小说连载)

热度 3已有 205 次阅读2015-6-24 17:20 |个人分类:远山|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小说, 彼岸, 连载, 小河

 
      文/乞颜若风   
   
      致我们的青葱岁月和青葱岁月的恋人!
                           
                                           ——题记
 

 

       07

      遇见金川后的生活在继续着。一度,到医院轮换小树陪伴“老复旦”,然后回寝室看书、吃饭、睡觉成了我的全部生活内容。好几个早上,不管我是值完夜还是匆匆赶去轮换值夜的小树,我都骑着自行车故意磨磨蹭蹭地绕过教堂、绕过急诊科,希求能在医院的林荫道或门诊大楼的入口处再次邂逅金川,但都无功而返。自从那次遇见后,金川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我觉得金川压根儿就是我的一种错觉、一个幻影,那天早上的故事压根儿没有发生过。月光女神金川也许根本就是出自我的想象,她从来不曾存在,自然也就无所谓再次出现。

      我也曾经想象过凭借我的调查能力和手中那张派司的影响力,直接找到口腔系、学生处,要求查询一名叫做金川的学生。那样做并不难,人们一般也不会拒绝我。但以那张派司所代表的符号,会造成人们的误判,人们会认为这名实习医生或者医院八成儿有事儿,而且很可能是坏事儿而不是好事儿。他们会热情地接待我,奉上茶水,跟我闲扯,然后暗中启动应急机制,全面检索和评估这个调查的性质。医院、学院宣传部门的相关人员会迅速赶来,热情洋溢地将我带到同样热情洋溢的医院甚至学校领导跟前儿,领导会笑容可掬的询问:“敢问记者同志,我们院的实习医生金川是做了什么好事儿不留名,还是做了什么坏事儿我们尚未察觉?”然后我该怎么说?难道我说,不不不,这压根儿不沾边,我只是在10天半个月以前跟金川医生见过一面,过目难忘,我想通过您再见她,以便当面向她表白。哈,这不乱弹琴吗?
      通过小树,经由静如教授找到她的学生倒是一个可靠的途径。但这会让小树觉得我无能,让金川觉得我唐突,这会让一场浪漫的遇见过后的故事变得像精心策划的有预谋的俗不可耐的相亲。
      一向自视聪明伶俐加逻辑缜密的我一时竟没了辙。
      我依然在不轮值的休息时间去摄影研习班上课,但我竟然因为走神儿而把价值不菲的长焦镜头从桌面跌落到地板上。那套老毛子产的基辅相机还是我考上大学后,姐姐和姐夫送我的珍贵礼物。我依然每天到游泳馆下水泳上5000米,却因为动作严重变形而受到教练的严厉申斥。教练说:“好好看看你自己,你这叫爬泳吗?基本就是狗刨!”
      这节骨眼儿上,还是“老复旦”一语点醒梦中人。某个有阳光的早上,“老复旦”看上去有所好转,他躺在病床上望着我,目光不似以前锐利,甚至有些柔和,有些温情,言辞却依然不改他一贯的风格:“年轻人,听说你眼睛出了点问题,去复诊过吗?这眼睛的事儿可不能掉以轻心,记得列宁说过……”我豁然开朗。对啊,我本来也是病人,我是因为瞧病才遇见金川的。我干吗不以复诊的借口自自然然、大大方方、顺理成章地再次要求见到金川?切!
      次日,我以值夜的便利,凌晨5点就前往挂号厅挂到了当天眼科的1号。然后蹑手蹑脚第一个来到了眼科病房。先前金川医生的座位上却换成了另一位高年级的男生。
      “您好,我是眼科研二的实习医生,请问您哪儿不舒服?”男生问。
      “我,这个,这个,我其实也没哪儿不舒服。我今天,今天就是想来找先前给我做过检查的金川医生复诊。”我有些结结巴巴。
      “信不过我?”男生白了我一眼。
      “金川医生结束实习回学校上课了。信不过我的话,您可以另外挂静如教授的专家门诊号。不过我提醒您,她的号可难挂噢,一般得等上10天半个月。”
      我逃也似地离开了那间诊室,几乎是一溜小跑,跑过了候诊的人群,跑过了有白色狭长窗户的长长的走廊,直到拐弯望不见眼科病房了才慢慢停了下来。内心充满对自己的冷嘲热讽。
      “怎么又来一个指名道姓要看金川医生的?”在我逃离那间诊室前,我听见那位男生嘟哝。
      不久以后,当我红着脸将这段经历告诉给小树。他在自己床上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没当场闭过气去。
      “你这是古典主义的一见钟情。列宁同志曾经有过论述,记得那是在列宁全集第某卷……”小树说。


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