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一泓夜雨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92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悠悠艾草香

热度 3已有 15 次阅读2020-9-4 09:09 |个人分类:夜雨随笔|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末,贫脊的农村,那时物质缺乏,生活还相当困难,早出晚归地侍弄田地,只能解决基本温饱问题。因此,闲暇时,母亲就会带着我去摘蒲公英,荠菜,马齿苋,艾草等野菜,烙野菜饼,做野菜糕,供一家人换换口味,解解馋。

   记忆中,摘得最多的,吃的做法也是最多的,就是艾草。艾草的嫩叶,可以炒鸡蛋,做艾糍,煎艾饼,梗茎与根可以用来煲老母鸡汤,也可以用来煲水洗头泡脚,可驱头风,坐月子的女人,犹为适用。现在养生馆的艾炙,就是用艾草为主要材料,加工而成的艾条,点燃,借助热气,驱散体内寒气的作用原理。《本草纲目》早有记载,艾草内服有食疗效果,可治风寒湿痛,有着清热行气的作用。外用,如肚子疼痛,可把艾草与生姜跺碎炒热,用纱布包起来,放在肚脐眼上,可有效缓解。也可煮水洗澡,可去痱子与湿疹,大人小孩都可以使用。

   每年的清明节前后,雨水充足,气候适宜,是艾草最旺盛的生长期,田头地间,乡村小路旁,随处可见葱茏翠绿的艾草,拥挤在一起。这段时期,我常常与母亲,或村里的小伙伴们出门去摘艾草。远远地,还没靠近艾草堆,就有一股浓浓的艾香味儿扑鼻而来。那是一种独特,很容易识别的香味,清新馥郁,沁入鼻孔,让人感觉心旷神怡。闻香知艾草,也为我们的寻找与采摘,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艾草味浓色泽深,摘艾草的手指头,不一会儿,就会染上了墨绿色,摘半天下来,必须用稻草一遍遍地擦洗,否则,很难弄干净。

   摘回来的艾草多的时候,母亲就会给我们做艾糍吃。她先把嫩叶摘下来,用井水泡着,老的枝梗就挂在竹杆上晒干备用,嫩叶则一遍遍地用井水,清洗干净,放进铁锅里加水煮熟煮软。再把煮过艾草的绿色水倒掉,用清水泡上半天,再捞起来,沥干水分,放在案板上用刀跺碎。然后,母亲就生火,把之前买回来的红糖块,加上水,放在锅里融化成糖水后,放进艾草末搅匀。一边倒进糯米粉,一边用锅铲搅拌。待到粉渣把水分全部吸收后,用大盘装起来,放点干粉,开始一遍遍地揉搓,直到揉成大大,圆圆,胖胖的浅绿色艾草面团。

   此时,母亲会叫我们姐妹过来帮忙做艾糍,我负责把面团分开,搓成大小一样的小面饼,姐姐把小面饼擀薄。母亲则把姐姐擀好的小面饼,一个个包上之前炒熟压碎的花生芝麻馅,把开口处封好,捏圆,放进木制模具里,压平。然后,敲打模具,把压出花样的艾糍,倒出来,贴在早已洗干净,剪成圆形的芭蕉叶上。再一个个排列在竹条编成的蒸笼,放进锅里蒸,柴火土灶头,蒸上十来分钟后,就会闻到了浓浓的艾糍香。等到掀开锅盖时,艾糍的香味,随着滚烫的水蒸汽扑鼻而来,诱惑着我们的食欲。

   等母亲端出来,稍微放凉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一边吹拂热气,一边剥开芭蕉叶,往嘴巴里送了。轻轻咬一口,表皮糯米粉的绵软糯甜,混合了艾草的清香,再加上花生芝麻馅炒熟后的醇香,真是非常好吃,吃得停不下来。糯米粉是自家种的糯米,用水磨碾成的,花生,芝麻也是自家地种出来的,能不好吃吗?其实,也不能怪我们嘴馋,心急,这艾糍也是要趁热才好吃。因为,艾糍的热气散去,放凉后,表皮就会干硬起来,没那种绵软的口感。要是放了一个晚上,隔天再吃,一定要重新蒸热才好吃。那会儿,农村家庭也没有冰箱,都是用竹篮子装着食物,挂在通风处保存。而艾糍有水分,是不耐放的食物,以广东初夏这样的闷热天气,第二天就得吃完,要不然就会变馊,没法再吃了。

   如今,时过境迁了,以前农村遍地都是的艾草,现在也难得一见。有也是村民种植在菜园里的,野生的很少了。原因是农村年轻人外出谋发展,劳动力流失,很多田地都荒芜了,野草太多,艾草没有了生存空间,想吃艾草,只能自己种了。由于艾草是野菜,更是一味中药,大面积种植的农户,渐渐多了。而食品市场上,也有了很多艾糍出售,馅料的品种,也不再是限于传统单一的花生芝麻馅了,什么肉松馅,咸蛋黄馅的,也随着时代改变,发展的脚步,应运而生。想吃艾糍,也无需限于清明节前后,或必须自己动手做了。做食品生意的精明商家们,一年四季都批量生产艾糍,想吃随时可以买到解馋了。以前的艾糍,只是走进平常百姓家的小食品,现在的艾糍已经登上大雅之堂,酒店,茶楼,食肆都有供应。

   可是,面对食品市场上,品种齐全的艾糍,我却没有了想吃的欲望。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念念不忘的,始终是母亲带着我们一起,亲手做出来的艾糍的味道。其实,与其说我怀念这种味道,不如说我怀念母亲带着我们,一起忙活的温馨时光。这段镌刻在心底深处的记忆,注定萦绕在余生的光阴里,历久弥新。甜着苦着痛着,都是必经的过程。失去母亲后,细数每个日子,她已经离开我一年三个月零八天了。在没有母亲的日子里,与母亲有关的所有细节,如影随形地在脑海浮现,一幕幕如电影的画面,反反复复地掠过眼前,不忍心去提起,却又无法忘记。

   岁月更迭,春秋移步换景,林花谢了春红,花谢,还有再开之日,人去,再无归来之时。明年的明年,以后的以后,艾草依然香,艾糍依旧绵软,只是茫茫尘世间,再无我母亲了,母亲带着我们姐妹一起做艾糍的温馨画面,以后的以后,未来的未来,再也不会重现了……
  
  
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