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流风摄制中心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84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写作。摄影。

日志

 江上钓翁(小说)

热度 7已有 38 次阅读2018-12-5 11:5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江上钓翁(小说)

 

 

 

   新安江是故乡的母亲河。蜿蜒的河水到陈家洲高岸时折成一湾半月形,这里长年静水流深。有几处铺衍开去水边莲的沙石小码头,是天然的钓鱼埸所。

 

     夏秋之时,占一席之地,我常到码头钓点去钓鱼。

 

   路经钓点时, 几乎每次都看到一位老人,执一根长竿,面白肉松,腰圆肚挺,寂寞端座在湾流尽头的垂柳树下,隔我们也只有十来米。

 

    老人家,您好!我主动走上前去,南风传去我友情的招呼。

 

    半晌,那边才回应:你好。

 

        有鱼吗?

 

          有鱼。

      

       钓了吗?

 

 

        钓了。

 

    回应时,他也不正眼看我,自顾自眯缝着眼,紧盯着江心中那颗硕大的红点浮标……

 

    有好几次了,我热情的招呼,回应就这么冷冷的几句。

 

         

           这老家伙真是无趣。

 

  

     其实他根本就没钓到鱼。夕阳西下时,每见他都是空篓而归,我觉得这老者也真有点意思。

 

     

     

 

 

   阵雨后,新安江涨水的那天,我几乎连竿,拉上几条1斤左右的银光闪闪的大板鲫,挑了两条最大的,我送给老者。

 

  

  归家时,就有人告诉我,老人家把我送他的那两条大板鲫鱼放生在岸上的围子里。

 

    又一日,碰上老人恰好在围子边过,我拦住他,我的鱼呢?

 

        你的鱼。

 

     你把我给你的鱼放生在这围子里?

 

 

     我指着围子问。

 

  

    围子不大,水也很浅,边上都倾泻着白花花的生活垃圾。

 

 

     我把你给我的鱼放生在这围子里。

 

   

  竟没有一句多余的解释,照问照答,白面肉瘩子脸,仍是一副自顾从容、万年木然的表情。

 

 

       这次,真让我很生气!

 

   

    

 

 

 

 往后的日子里,挨着码头的钓友老闯,还有王四,仔六,我们钓鱼时有说有笑,谁要是上了大鱼都急着放下手里的竿子,邦着拿的拿抄网,挺的挺杆子,护的护轮子,几个围在一堆,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而对湾头上的老人,态度一致,我们都选择了“无视”!

 

   

  仔六话多,看着老者就摇头、苦笑,有时还不免揶喻几句:呆老头,神经!

 

风传过去,垂柳树下的他仍坚守不动。

 

   

 

 夏去秋来, 从晨至昏,长长的日子就这么寂座在岸边,没有人打扰他,也没见他开口与谁说话,真正的一樽寂寞的雕塑!

 

  要说稍知鱼性的人都知道,湾流的尽头多是浅滩。夏秋枯水期他也看到了,水底呈现的一垒垒裸露的鹅卵石,那地方不藏鱼,也根本钓不到鱼。

 

 

   

 

 

 

  他可不是呆老头哟,他是离休老干部哩。有人把他的来历告诉了我们----

 

 

   早先,他原为官在大城市,官至正厅级。离休后,老伴过世了,只身一人回故乡,搬进原来生他养他的三间老瓦屋。在职时,村里人谁也不知他当了大官,出去了也没再回家一次。年少的故友年久的亲朋几十年不相往来,相逢已成佰路。

 

现在的他简默寡语、寂寞独行。听说他原是什么大官,村里人都怕靠近,他也自然不会搭理别人……

 

  

 

 

 

 

 有鱼吗?

 

    有鱼。

      钓了吗?

 

         钓了。

 

  不是幻觉,我面对的是一口千年古井,回应来自幽底深处,丝丝凉意,森然可怕啦……

 

 

 

 

6

鲜花

鸡蛋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