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野梨香

热度 2已有 8 次阅读2021-4-6 23:55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这天,我看见老吕从山谷之中走来,一头白发甚是耀眼,好像自带着光环一般。他敞着衣怀,迎着煦暖的风头,乐呵呵的表情,可以感觉到他内心的愉悦。

他的耕地就在管护站附近,便常年可见他在自己的田地里泼洒汗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勤勤恳恳的像一条老黄牛。此时,田间活计已经没有了,也不见他清闲,又出没到森林之中。他真很灵动的,像一只鸟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林子里飞出来。我想他此时的形态很像“白头翁”,尽管我们这里没有这种鸟,可是他头顶的雪白,想什么都不合适,就希望他是那只从远方飞来的鸟儿,不知疲倦的样子,很讨人喜欢。

我忙出门迎住他,他看见我什么也没说,从衣兜里掏出两个圆溜溜的东西递给我,我看一眼,居然是山梨。他让我尝一尝,面带微笑,以眼示意。还没有尝,却觉得有异样的味道从果子里溢出。咬一口,立即觉得有别于别的山梨,果肉不是那么粗粝,那么酸涩,有着一些果园梨所有的甜糯,并且香气更加浓郁一些。

我忙去问,他笑而不答,便不好再去求索。这棵树是他心中的秘密,不轻易示人。山里人都有这样的秘密藏于内心深处,那些珍贵的山货藏于山中,等同于藏在心怀深处。那个地方就如同一块自己的自留地一样,是容不得别人去开垦。有些秘密之地不是那么神秘,你知道,别人也知道,就要看在采收的路上,谁会捷足先登。那条路上走动的人,彼此都熟悉,是山里却看不见身影,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我问他这个梨为什么这么好吃?他回答着,你去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你可以的。他说着,脚步飘忽,在我面前晃动着,径直而去。白色的头发在黄绿相间的色彩当中,更富于跳跃性,真的如一只鸟在飞。

 

                                            

 

两枚果子吃了一个,还剩下一个舍不得吃,便一直都放到鼻子下去闻。啊!如此清新的气息一下子勾起了许多的陈年记忆。我对山梨是不陌生的,记得小时候,每当这个季节来临,就会去林子里,打一些回来,装进布袋里,放进衣柜里去捂。尽管有些生涩,却用不了多少时日,便会捂熟。衣柜里也因此装满了香气,只要把柜门打开,香气便奔涌而出,很快又装满了屋子。

山梨的品质一般,就是喜欢酸涩的嘴,也熬不过两枚,便告饶了。它在我们这里过于普通,没有谁把它当做什么果品去看待。与果树园的果子相比,唯一有可比性的就剩下春天的花了。管护站前也有两棵,果子挂在枝头,却不敢问津,平时,只是当做春华秋实的一个演变过程来欣赏,从精神层面来享受山梨所带来的欢欣。站在同一个角度去欣赏春天的花和秋天的果,让人对成熟的认知更加深刻了,真的来到收获的季节,思想和意识何尝又不是一次丰收呢?

我轻轻地掂量着这枚果子,感觉到蕴藏其中的与众不同来。我从小就品尝过山梨的味道,每一棵梨树的果实味道都有所不同,就好像每个人的制作手法不同,即使制作同样的食品,味道也不尽相同一样。我手中的梨,已经有了本质上的改变,没有了原有的酸涩,果肉也没有那么的粗,更富于口感。我想这个果子一定是老吕改良过的,他是从这条山谷走出来的人,在那里曾经居住过,对那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上二道村已经荒芜十几年了,当初的人们来到这里,看好的是这里土壤的肥沃,而看不好的是这里的过于闭塞。一条山谷的尽头是个环形的山岭,一头堵让这里的人们感觉到了山谷的漫长,走进走出需要巨大的耐心。随着时代的变迁,多元化思潮的冲击,让这里彻底土崩瓦解,人们曾经的耐心不复存在,便纷纷搬迁出去,这个村庄便慢慢地消失了。

老吕也是在那个时期搬迁出去的,他在村子里居住了差不多有二十年。都说“树挪死,人挪活”,我想那棵树一定和他有着深厚的关系,他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算是人生当中的一块故土了,他虽然没有走出去多远,还不至于产生怎样的乡愁,他还是念念不忘,每每都要去转一转,走一走,来这条山谷里,寻找那曾经遗留在这里的二十年的时光,还有那棵带不走的树。

这老爷子在跟我玩深沉呢,他这么摆谱,还真的把我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不就是一棵树吗?目标还是很大的,毕竟不是一棵山参,不容易找到。看看蓝蓝的天,还有煦暖的阳光,空气里已经弥漫着淡淡的梨香。美妙的感觉在心中荡漾着,为何不去寻找呢?想一想心中所愿,人生所有的经历,不是一次次寻找呢?为什么去寻找,去寻找什么,似乎又都不重要。不去寻找什么,生活似乎就会黯淡许多,正是因为寻找,人生才有了切实的意义。

 

                                            

 

山林之中有许多的山梨树,基本都集中在半山腰以下的混交林之中。春天的时候,它一树白花,还是很容易发现它的位置所在。此时它销声匿迹,隐藏在一些高大的树冠下面,还是不容易被发现的。不过在我看来,却没有那么的难。

山坡上,河谷里是它们的聚集地。梨树的树形不是很高大,都呈圆形。河谷里的梨树是最为茂盛,这也取决于自然条件的优厚。这些果树都有个普遍性,就是果子的密度过大。山梨树几乎没有什么欠收年这么一说,偶尔有倒春寒的一年,却因为它的身材不高,有高大的树木进行遮护,常常可以躲过霜冻,花果得以幸存。真应了那句话,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呢。梨树的身上的某些特征,都有着非常实际的意义。

春天花事繁盛,秋来果实丰盈。没有节制的生育,也是在相互侵消。自家兄弟众多,同享一母之乳,均分到众口之中,也就那么多,将就着过吧!这样梨树上的果实,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外皮还布满黑斑,跟羊粪蛋差不了多少,谁瞅一眼就不想去瞅第二眼。

远离河谷,在山势平缓的山梁处,我更倾向于这里的树。河谷里是阴湿气浓重,多少会影响的果子的质量。而高处的果子就没有这般景象,不论是土壤还是水份以及通透性,都是最好的。这一带最适合阔叶树的生长,沿这一线寻找,相信一定会有所发现。森林之中有许多的谜题,只有深谙其中道理的人,才能解开。

很快,就发现了两棵树。这两棵梨树相距不远,一棵略大,一棵略小。两棵树所处的位置,在两条山谷之间的山梁上。站在这里,可以把两条山谷尽收眼底。以我之目光看去,这里有着绝美的风光。两条山谷看似相差不多,那是从植被的角度去看的。而从山谷的走向去看,一个横向,一个纵向,神韵不同,气势也不同。

一棵树的境界到底在哪里呢?由两条山谷传送上来的风,让这里的树木领取到了异样的风华绝代。每一棵树所渲染出的气质,绝对是因为环境所促成。环境之托举,会让意境升华,玉树临风之态尽显。人类何尝不是在模仿一棵树的气质呢?

 

                                            

 

两棵树所结出的果实并不多,有成熟的果实已经掉落到地面上,稀稀落落地散布着,俯身即可拾取。品尝一下,两棵树的果子都不是我要寻找的味道,不觉兴味索然。坐下来,可以看见远处已经衰草连天的村庄旧址,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残垣断壁的影子。曾经的村庄,正在被大自然慢慢地消融着,大自然肯付出时间去消化这些,是因为这里已经失去了可抗争的力量。当年被砍伐去的树木,还会慢慢地回来,又生长在原来的位置上,然后,这些树木把这些遗址都遮蔽起来,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漫无目的地想象着,此时脑子里在疯长着一些思想。一棵树的形象在这些疯长的思想里,支撑起一片天来。我想到了村庄。我起身向那里走去,

在一片荒地的边缘,我找到了一棵梨树。这棵梨树上的某些细节,让我停下了脚步。它的身上有着明显的修剪痕迹,而且还压过枝,嫁接过枝条。这棵树好久没有被人打理过,长长的枝条,肆意地生长着,枝条密密匝匝,好像一个野孩子乱蓬蓬的头发。

没人打理的果树,在享受着生长的快乐,一棵树的野性都释放了出来,至于结果子的任务却给淡忘了。

上面的果子实在不多,有两个在树间挂着。忙去晃晃,掉落下来,捡拾起来,发觉有一个已经不能食用,满满的都是蛀虫眼。另一个强许多,有半边可以食用。忙咬一口,酸甜适度,果肉偏糯。我很贪,忍不住又来了一小口,却不想把隔壁的承重墙打通,一对雪白的身躯在扭动着,让我忙闭上眼睛。

果子里有快乐,此时我和那白色的蛀虫一样,味道的感觉在滋润着身心,完完全全被陶醉了。

我觉得已经找到了那棵树。站在树前,端详枝头,为没有可以食用的果子而忧虑着。这棵树在慢慢地退化,也在慢慢地丧失着曾经有过的优秀品质。一棵树因人为的干预,而达到日臻完美的境地,那样固然是好。失去了那些美好又不见得不好,返璞归真,回归到曾经的状态之中,有什么不好呢?

自然界的万物原本都是原生态的,只是因为人类的介入,才被改变。无拘无束是一种自由,自由的天地里,有我们所期许的生长,不好吗?

 

                                            

2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