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葡萄的美丽拼图

热度 6已有 33 次阅读2021-3-5 03:41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有这样一幅图画始终在我的心中珍藏着,这幅画的构图非常的简单,只是几片叶子,一串葡萄而已。叶子以水墨写成,随意点厾,那串淡紫红色的葡萄,便在叶片藤蔓的掩映下,俏皮地闪现出来。色彩的浓与淡,随着光线的进入而愈发浓烈,似乎每一时每一刻都会发生变化,让这串葡萄的质感尽显无余。目光在这样的色彩变化中,逐步地适应着,如同在台阶之上 ,一步步登临,随着身位的调整,这样的适应度在感召着心灵。

我的思想与意念会随着时空,地域和季节的变换而产生变化。虽然那份美好始终绾结在心头,那幅图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色彩的新鲜度也在慢慢地丧失着。画面感仍在,却因环境的失真而发生萎缩。那串葡萄需要实实在在的阳光雨露去滋润,才能有苍翠欲滴的效果。

我是山里人,与城里人有着明显的区分。就一幅画的实质性而言,我会有诸多的实物作为参考,而绝非是一棵树前的苦思冥想。森林以博大之胸怀,将无尽的构想统统罗列其中,千姿百态尽在自然之中,绝无矫揉造作。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那些简单而没有实际意义的枯槁之形,充满了僵硬,缺乏自然之灵动。我的心中珍藏也只是一种意念间的追索,是至高无上的精神寄托,这些也归功于自然之形,它们会检索出最美的构图,置放在那里,成为永恒的图画记忆。

我记得在数年间的一次山野间劳作,在所居住的工棚前,就有一架爬在灌木丛间的葡萄。一串串葡萄形态各异,在枝叶的映衬下,颗颗饱满,粒粒浑圆,藤蔓曲复交错,充满自然清新之美。只是此时的葡萄还是青涩之态,还没有形成色彩斑斓的成熟韵味。我差不多每天都要站在架前观看,总会想象这青涩的前面,是怎样的一幅秋意烂漫的秋景图呢?

工棚里的人也都秉持着一颗赏玩的心,去葡萄架前观赏。他们心灵间能产生这种美感,实在是难得啊,我想这与孤苦的环境有关。没有什么可以聊以**娱乐形式,这架葡萄却让大家产生出一种共性,这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不管懂与不懂,都被尽情裹挟而来。在这样常见的景物之中,发现不寻常的东西来,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心灵间的初蒙是混混沌沌的,有一层迷雾在心间笼罩着,缺乏那种清醒的认识,是没有拨开那层迷雾的意识的,也就不容易达到那种境界。

到底是不是因为我的“唤醒”,让大家懂得了什么是欣赏,什么是美感,还不得而知。从一窍不通到心灵间的融会贯通,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就可以做到的。我们这些人怎么就一下子无限灵光起来了?就好像因为学武之人,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心灵间的灵犀不通,任尔有千般万般的美景,都会被漫天长风吹去,一丝一毫都不会留存在心里。

有一息尚存的美感在心间,就像一颗发芽的种子,总会有长大成材那一天。尽管这份期待有些遥远,毕竟指日可待了。因为有了共同的目光,还真的让大家心灵相通了。不过,有一天的意外,还是把这份美感给颠覆了。

那天我乘坐一辆出租车,赶回山里。我下车往工棚里拎东西的那一会儿工夫,转身回来,只见那司机手里擎着一段葡萄藤,上面悬挂着许多串葡萄,看我出来,在向我乐呵呵地展示着。我忙看去,那个所谓的葡萄美景在瞬间毁于一旦,我想象中的那张图画也被一把火烧得灰飞烟灭了。

我的脸子“咣当”就掉到了地上,一股无名之火一下子喷发出来。它妨碍你什么了?它现在这样能吃吗?你这样祸害了它,不是在祸害人吗?我一连串的发问,让他怯怯懦懦,张口结舌。在他看来,这么一架山葡萄,是可以人人得而诛之的,这样的事情都是先下手为强的,不需要请示谁,不需要看谁的面子。

我们在那条山谷里,一直居住到深秋。那架山葡萄原本是可以达到我所希望达到的境界,只是这无意间的破坏,让那里破了一个大窟窿,不论用什么都无法弥补,成为一件憾事。

 

                                      

 

在管护站上班不久,我就在林区的踏察中,发现了许多的葡萄树。离管护站最近的那一棵,还不是很远,就在对面的山坡上。它依附到一棵大白桦树上,扶摇直上,爬到十几米的高空之上,与整棵树融为一体。这棵葡萄树可是有些年头了,藤蔓有手腕粗细,上面的鳞片一条条的,呈暗红色。整个藤蔓如同拧着的绳结,下粗上细。又如一条肌肉暴突,结实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抓牢了白桦树,一时一刻也不放松。

这棵白桦树与葡萄树这一起的时日可不短了,它们的年龄应该不相上下。瞅这棵白桦树的样子,树龄大约有五六十年的光景,甚至更长。当年的小豆角秧与小树苗,两小无猜,手牵手走到一起,如同两个搂着脖长大的亲兄弟,风风雨雨几十年了。到如今,白桦树高大秀颀,葡萄树高瞻远瞩。葡萄树的粗壮愈发显示出白桦树的高风亮节,背负着葡萄树几十年,不曾叫一声苦累。这样甘心为他人,不顾自己的付出者,在森林里比比皆是。森林所存在的共荣现象让人感动,这种形象存于人世间,人与树的美感,光彩照人,这一段佳话亦流芳百世。

这棵葡萄树与白桦树的结合体,距离管护站还是很远的,需要绕过一个小山包,走上几分钟才能到达。这个距离让我很不自在,也很不满意。我想象着这棵树如果在管护站门前该多好啊,我就不必天天去瞻仰,也不必有担心了。

树大招风,这个“风”来自于树上。如果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藤缠树,没有谁会对它感兴趣。只是那上面一旦挂上果实,那个“风”便来了。这样一根大树藤,来到丰收的旺年,是一点儿都不会偷懒的,会实实在在地把自己的果实摆在枝叶间的。籽粒青涩时还好,一片绿色相混淆。只是到了成熟期,叶子变红,果实变紫,是根本就藏不住的。它本身的变化与周边环境相背,还是让人担心的。尽管十几米高,眼睛好使的人,向上一看就会发现。

山葡萄一天天的变色,在把最美的构图一点点呈现出来。当一树的紫红与白色的树体相映衬时,让人感叹大自然的杰作,竟然如此的美丽,几乎让人窒息。紫红色在森林里并不多,而白桦的白也是森林里的独一份。在我看来,越来越黑紫的葡萄粒,就如同一往情深的黑瞳仁啊!这一树的黑瞳仁在空中摇曳着,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山川和森林,是以怎样美的姿态,俏立于人间的呢?

这一树的黑葡萄是幸运的,它能和一棵白桦树一起去领略高空中的风云变幻,就有了无限宽广的心。山里有许许多多的葡萄树,它们的选择不同,境遇也就不同。出发点低,不一定是它们发自内心的选择。在低矮的灌木丛里爬行,几乎与匍匐在地没有什么区别。就是爬上了一棵小灌木,也没什么可荣耀的。这一生啊,谁会预测到自己的未来呢?一颗种子落到哪里,不是自己说了算的,能够一步登天固然是好。这一步登不上去,也不必自暴自弃,轻贱了自己。什么样的位置,就有什么样的活法。活着就是一口气,这口气顺畅了,生活也就顺畅了。这口气憋住了,也不能着急,慢慢地顺出这口气,生活还得慢慢去打理。没有那么高的位置就没有吧,目前的位置也需要珍惜。环境是靠自己去适应的,有一个好心态,往往是决定环境好坏的先决条件。

我欣赏森林里的万物,它们在森林之中伫立,就是在证明着它们的优秀。与这些优秀的物种朝夕相伴,自己是不是也很优秀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棵葡萄树的壮美,让我疏忽了之前的警惕,树干的高度不是难以逾越的障碍,一切的想当然在这时候都失去了效应。

交班休息了,尽管我告诉了下一个班的同事,可是那份责任心的担当还是差许多。我再回来上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这一个星期里,管护站里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山坡上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架葡萄老藤遭受罹难,这里终于发生了我不想看到的场景。偌大的一根粗藤被硬生生地从白桦树上拉下来,乱七八糟地堆在树下。什么都不存在了,我又一次看到这样劫掠式的采收。

这一树的果实太惹人眼了,也是招来横祸的原因。那双窥伺已久的眼睛,终于等来了那一刻。我在想象着树藤分离的痛苦时刻,几十年的形影不离,在瞬间被分割开。藤蔓在树丛间匍匐着,是以怎样的心情活着呢?天地之间的差距说大也大,说小更小。几十年才爬了十几米,落到地面就需要几分钟。这些葡萄藤堆在那里,等待它的只有慢慢腐烂,然后是慢慢死去。

 

                                            

 

这棵葡萄树的灭亡,让我沉寂了好久。山坡那里我好久没有去过,即使快走到那里了,潜意识提醒自己,便绕到一边。心里很痛,不想被触碰。

每天在屋里闲坐,窗外山坡的那个位置,是可以看到的,经常去瞭望,慢慢就觉得那份痛,在慢慢地稀释着。这天,我于后窗看见了熟悉的红叶子,猛然发觉到那是一棵葡萄树时,心里升起了一丝幻想。是不是那棵老藤心存感念,特意来与我相伴呢?我忙出门去看,那棵藤真实地存在着,只是它藏于树间,不容易被发现而已,秋叶慢慢地红了,它方才显现出来。

这棵藤蔓有拇指粗细,估计差不多已经结籽了。我难掩心中流动的一股轻松,好像一股清流,流淌在心间。我忙锄锄草,把其他乱树丛都清理里一下,然后又撮来一锹粪,掩在树根下。

还好,大树藤没有了,又来了一棵小的,可以期许的是,它可以一天天地的长大,不会再担心有劫掠式的采收,它一定成为窗外的绝美风景。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