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家的大“金鹿”

热度 7已有 15 次阅读2020-2-3 13:41 |个人分类:心灵日记|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的往事回忆

                                                      

 

我家的自行车是“金鹿”牌的,买它是因为这种牌子的自行车在当时很普遍,靠的就是质量所取得的信誉。车子商标上的那只金光闪闪的梅花鹿,以一个神奇的跨越,载着人们去向希望的远方。出于对它的热爱,人们都喜欢叫它大“金鹿”。

自行车刚买回来,父亲就开始给它精心地打扮起来。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许多绿色的塑料带子,非常仔细地把三角形的车梁都缠了起来。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持车漆的完好无损,让这份崭新持续的更长久一些。我却不是这么看,他这么打扮它,让它臭美,是移情别恋了,我便不再是他眼里的宝了,这个行为不禁让我妒火中烧。

那时候,家里能添一辆自行车,那是添了一个大物件,非同小可。父亲看的紧,怕我推出去,就天天用车锁锁死,就如同在院子里用铁链子拴狗一样。我非常无助,每天在大街上追星一样,追逐着有车骑的孩子。我们这一茬孩子还很小,基本刚比自行车高一些,这也是父亲不让我摸车的原因。我很不屑父亲的做法,别人家的孩子并不比我大,怎么玩自行车就可以呢?

自行车的大梁还很高,只能把腿从大梁下面掏过去,骗着骑。家家的孩子都在练“掏腿”,他们在玩两个轮子,而我在玩两条腿,心里落差还是很大的。

有一天,这些练“掏腿”的孩子,被一个外来的孩子给砸了场子,真挺没面子的。这个外来的孩子好像是林场谁家的亲戚,放暑假来串门。看见这里的孩子还在“掏腿”,颇有些看不起,他说他可以上大梁。这小子要比我们矮一点儿,瘦一些,他说的话我们都不信,都认为他要是能上大梁,除非再接上一截儿腿。有个孩子气不过,把自己的车子让出来,指着他的鼻子说,不管你是谁家的,吹牛就揍你!

那孩子毫不示弱,他不慌不忙地跨上自行车。那自行车在他的掌控下,虽然在不停地晃动着,却就是不倒,跟个杂技演员一样灵巧。他的腿迈过大梁,屁股根本就够不到车座子,两只脚在脚蹬子上轮番踩踏着,身体大幅度运动着,自行车轮子神奇地向前滚动。

这么一个小猴子一样的人都能上大梁,让全体“掏腿”骑车的孩子们集体蒙羞。这个孩子的现场操作,让人茅塞顿开。原来还可以这样骑啊!大家立刻如法炮制,纷纷往大梁上奔去。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又纷纷像驴掉屎蛋子一样,“噼里啪啦”地落地,自行车“嘁哩咣当”地摔倒。有一个孩子的自行车摔的狠,脚蹬子都摔歪了,他顾不上疼,先去看看怎么修理复原,最后都急的哭了,一边哭一边说,这样推回去,我爸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这时候,我才知道父亲的苦心啊!我太小了,就怕把自行车摔坏啊!我一下子想通了,对父亲再也没有任何想法。

有一天下午,我放学回来。远远就看见有人在推着一辆自行车,那自行车可惨了,车圈瓢了,辐条断了,车胎瘪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姑娘,白绷带裹着胳膊,还吊在胸前,好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兵。开始我还兴致勃勃地走着,当我走近了才看明白,那辆自行车怎么这么熟悉呢?那三角车梁上缠着的绿色塑料带子,是独一无二的,是我家车子最显著的标志啊!这个推车子的人是父亲的老乡,后面跟着的姑娘是他的女儿。他们拐进我家,我的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父亲和母亲正在和老乡说话,脸上没有一点儿痛苦的意思。

母亲看我哭着走进来,问我是不是又让老师给留课了?母亲说的留课是有一回没有完成作业,老师让别的同学都回家,就单独把我一个人留在课堂里补作业,那天我很晚才回家。留课值得去哭吗?值得这么哗哗掉眼泪吗?我很气愤,冲着这位老乡就喊,赔我家的车子!

母亲很尴尬,忙把我拉进屋。两家人关系密切,就没有理赔这么一说。都是自家人,还赔什么?这时候,我才知道事情发生的经过。车子被老乡的女儿借去,骑行到大桥上,对面来了一辆汽车,她有些慌神,一哆嗦就从桥上掉了下去······人没多大事情,只是一个擦伤。车子可惨了,已经到了接近报废的程度。

这座桥有三十多米长,五六米高,是石头与水泥混凝土砌起来的桥。五六米在地上横躺着,不会觉得怎么样,一旦把这个高度竖立起来时,站在桥上往下瞅,都觉得眼晕。桥下一个个浑圆的石头,仿佛是一个个球,在随着水势飘来飘去。车子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伤害,是因为人在上面,车子在下面,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了。记得看过一部电影,一名解放军战士,抱住敌人从高高的悬崖上滚落,却奇迹般活下来,就是因为他身下有个敌人是肉垫,起到了缓冲的作用,才得以幸运逃生。

面对着已经接近报废的自行车,父亲付出了许多的时间和经历。自行车的修理过程是非常艰难的,他平时要去上班,只有利用业余时间去修理。我家的这头金鹿,便一直都在家里趴窝,腿儿受伤了,不能去街上奔跑,听着街上传来的铃儿声声,是不是也心里发痒呢?

终于有一天,金鹿可以出门了,可以上街了,它却不如刚来的时候,那么的快捷轻巧了。不可逆转的伤害,让它的体制发生了变化。虽然走起来不是那么的顺畅,不是那么的完美,毕竟它还是能走了。我家的这头金鹿,更多的时候是在家里休养,更多的时候,全家人用步行来积累金鹿所应该承担的公路数字。我的自行车上的梦,在不知不觉间飞走了。但凡有速度的东西,都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因为它太快了,我还没有看清它的模样,它却已经消失在视野中。我怅然若失的时候,回回头却发现它趴在我的身后,用非常深情的目光凝视着我,让我感受到那段岁月的温情。

那辆车一直在那儿,骑与不骑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有它在那段岁月就在,有它去印证心灵间的回忆就足够了。

顺便说一下,我是怎么学会骑自行车的吧。在那个盼望的日日夜夜里,那车上的梦被一个个叠加起来。待到它叠加出一米八十的身高时,骑走自行车便成为自然而然。就如同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只需稍稍整理一下翅膀的折皱,便可以舒展地乘风而去。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沙澧游春 2020-2-4 13:17
骑自行车我是儿时学会的,现在还在骑车。经常给别人开玩笑说:“这一生我只会开自行车”,并炫耀说“我的车是环保、节能、保健车”。
回复 孤独的小男孩 2020-2-5 01:33
沙澧游春: 骑自行车我是儿时学会的,现在还在骑车。经常给别人开玩笑说:“这一生我只会开自行车”,并炫耀说“我的车是环保、节能、保健车”。
现在还是骑自行车出行的好,谢谢老师来访留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