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中笔记(五十五)

热度 7已有 29 次阅读2019-7-4 18:23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与森林

                                              

 

2016

924

进入秋季,“花大姐”开始多了起来。“花大姐”是我们这里对瓢虫的统称,也分不清是褒还是贬。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还无从考究,大家都这么习惯去叫,就按照习惯去了。一个小小的瓢虫,有这样一个通顺而响亮的叫法,也应该荣幸之至了。这种小瓢虫,身上有许多黑斑点,还真的与“花”字搭界。到了秋季,应该是到了它们一年之中最为旺盛的季节。每当中午,阳光最为炽热的时候,它们都会聚集在阳光聚焦的地方,恨不能抱成一个团。如果这时有人不慎闯入,就会立刻被它们淹没其中。头发里,衣领口,衣袖口,凡是可以钻入的地方都会涌进大量的瓢虫。如果逃得慢一些,眼睛里,耳朵里,鼻孔里也都爬进去,片刻间就会塞满。快速逃离这个势力圈,赶快把这些讨厌的家伙抖落下去,让人吃惊的是,竟然在地上铺了一层。

这种小昆虫具有一定的趋光性,它们喜欢聚集在光线足,热力强的地方。它们不光让人讨厌,就是鸟儿也有些不喜欢。在它们聚集的地方,基本看不见鸟儿去啄食。

我的管护站地处在一个开阔地上,山岭与森林没有遮挡到一丝一毫,自然阳光与热度都十分优良。那瓢虫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场所,往往还不到中午,就吸引着它们成群飞来,把窗户上的玻璃撞的“啪啪”作响。力道如果再足一些,我还真的担心它会穿透玻璃,飞进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屋里的窗台上,玻璃上,就会爬满。天棚上的扣板有缝隙是可以进来的,它们应该是从铁皮瓦的缝隙钻进的。这时候,我才知道这间屋子如此的密封不好。扫了一遍又一遍,一天的忙活就这样开始了。怎么这么多?一层玻璃隔开两个世界,却没有隔开“花大姐”的进入。如此的轻而易举,让一切都形同虚设。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袭扰,我们就这个情况上报单位,单位非常重视,立即派人来处理这件事。处理这些可恶的虫子是要上手段的,这是一种杀虫的烟雾剂,用一个塑料菌袋包裹着。在燃放烟雾剂之前,要关闭好门窗,然后放到一个铁桶里,拉燃引捻。浓浓的烟雾立刻就冒了出来,我们也很快就闻到了刺鼻的气味。我们退出房间,闭紧房门。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白色的烟雾很快就充满了房间,并且越来越浓,不见烟雾流动,仿佛那里面充填了许多实物一般。这种烟雾剂在以前是常见的。林场为了预防和消灭松毛虫,就会分期分批地燃放这种烟雾剂。当然,在燃放之前,一定会有广播来通知全体乡民,养蜂专业户以及牲畜养殖户,要注意管理,避免受到损失。

当那白白的烟雾出森林中升起的时候,不过是一条烟柱而已。可是到山风吹散开去,便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息。人们纷纷回到家里,一时间街衢寂静起来。白色的烟雾越来越浓,很快把村庄都笼罩起来。隔着窗看去,那烟雾比起晨雾来,却有些沉重似的,没有晨雾那般轻飏。这样的灭虫方式在那个时候,经常使用。只是到后来却不用了。我这才知道,这烟雾的厉害。它如同那治疗癌细胞的放射线一样,杀死了癌细胞的同时,也杀死了别的细胞。这烟雾杀死了松毛虫,也杀死了别的虫子。

      过了几天,我去林中察看,在落叶松的树干上,发现了许多松毛虫,只是它们一动不动,都变成了标本。我用木棍去扒拉,它们才从树皮上掉落下来。这片森林有些过于安静了,没有了蝈蝈的浅吟低唱,没有了蝴蝶的翩翩起舞,这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死一般的寂静。

      再回来打开房门,地上,炕上到处都是“花大姐”的尸骸。这个烟雾剂真的太厉害了,不光如此,地上,炕上,以及天棚的扣板上,都熏上了一层厚厚的烟垢。全部都擦一遍,最后剩下墙壁了,擦一下就花了,只有就这么样,黄乎乎的如同喷了一层混合漆。屋子里的气味很大,打开门窗释放好久,还是觉得有气味。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