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中笔记(三十一)

热度 6已有 24 次阅读2019-1-25 17:46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与森林

                                                

 

2016

85

清早一场雨后,山野更无一丝纤尘。远远的山峰都显得清晰明亮,山岩所反射出的暗色,会觉得透析出万般的硬朗。阳光所折射出的七彩光晕,让人不能不走出房间,接受如此温暖的抚爱。这是不可多得的别样沐浴,时节与时间会在恰如其分的时候,让你做出合适的选择。

山路湿润而不沾脚,是件非常畅快的事情。东北的天气就是这样极端,冬天冷的时候,北风呼呼作响,如同天空中始终都有一根鞭子在挥舞着,抽的脸生疼。夏天里却热的出奇,一点点雨星儿落下来,没片刻就蒸发殆尽,如同大柴狗的胃口,只要一卷舌头,盘子里的食物就一扫而空。这般阳光煦暖,欣欣向荣的日子,也不敢轻易放开脚步。每一步放纵,有可能会伤及无辜,甚至伤及自己。在山里行走的每一步都要在细心之间再细心,才能万无一失。我脚下的行走就很仔细,尽管心里有些准备,还是忍不住浑身痉挛一下。

山路边的绿草间,在一块小石板上,盘着一条蛇。这条蛇通身是土黄色的,因为石板是赭褐色的,还真的很难分辨。我一步踏去,差一点就踩到它的身上。它却没有丝毫慌张,盘得规规矩矩,如同一盘蚊香。只是这盘蚊香会动,也很敏感,向我吐着蛇信子,还有些不情愿,慢慢松动开盘着的身体,游动开来。

在东北地区,毒蛇不多,也仅仅有几种。在我生活的山林里,也只见到过黄蝮蛇,我们都叫它“土球子”,是因为它的颜色如同黄土一般。它是我们这里毒性最强的,据说还分“黑眉”,“白眉”之说。这是因为在蛇眼上面有一条纹路,细细的,仔细看才能看清楚。那条纹路就如同人的眼眉,也就有了这种说法。这“黑眉”是常见的,而那“白眉”却不常见,它们的毒性差别巨大。我见过被“黑眉”咬过的人,只是一根食指,用几根鞋带分别勒住手上的各个关节,然后往医院跑。好歹医院离的近,经过救治,才得以脱险。我想如果那条蛇是“白眉”的话,一定会有更大的凶险了。“白眉”不是人为杜撰,却是不常见,倒是有几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姿态,如果有一天,还真的想见见这白眉大侠的真容呢。这条蛇就是所谓的“黑眉”了,我见它的眼睛上面真的有一条黑纹,也就以此判断。我们都叫它“土球子”,也是很好理解的。民间流传的命名有很大一部分是非常形象的,感官上的回应是最直接的。

雨过天晴,阳光正好,此时是蛇最为惬意的时候。因为潮湿,鳞片间会滋生些小寄生虫。这些小寄生虫非常讨厌,只有靠阳光的照射才能达到驱虫的目的。这时候,我们都常常把蛇的这种行为叫“晒鳞”。

蛇的食物基本是鼠和蛙。小时候,曾经捕过蛇,还在蛇腹中见过没有消化完的蛙腿。给我记忆最深的一次,在家乡东边的打柈沟,有养路工在公路上修路。不知道是怎么弄的,触动了什么,只见那公路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蛇。我与小伙伴们去大河钓蝲蛄,刚好路过,看到了这一幕。我记得有人举起铁锹,却被喊住。众目睽睽之下,它们慢慢地游走,一会儿就在视线中消失。这是我的记忆最为震撼的一次,也是最刻骨铭心的。如此之多的蛇,恐怕永远都不会见到了。

对蛇的敬畏,还是在小时候的一次采菜时。只觉得蕨菜多,匆忙间警惕性放松,只觉得手指在草丛间碰到了一个冷冰冰的肉体。一缩回手,才看清有一条蛇在眼前游动着。它没有咬我,我以为我的手快。其实,那蛇是冷血动物,对热源是相当敏感的。我触碰到它的时候,它可以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来攻击的。之前见蛇必打的我,把那条蛇放过了,并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打过蛇。与我同行的人,他们要打蛇时,也都被我制止。起初是很讨厌蛇的,它的形象很丑陋,甚至很恐怖,其实,它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为什么要讨厌它呢?

看着这条蛇隐没在草丛里,我心里是充满歉意的,我打扰了它的清梦啊!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