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中笔记(二十九)

热度 7已有 16 次阅读2019-1-11 08:24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与森林

                                                  

 

2016

728

大地里的玉米吐出了粉红色的缨子,拔节与抽雄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傍晚前下了一场小雨,一阵的清爽袭来,让我走出了房门。这片密实的青纱帐,散发着一股清新的味道,走在田间路上,感觉到了一种享受。各种声音不绝于耳,此时旷野里的生物是极其活跃的时候,而且最大的活跃标志就是聒噪。各种昆虫,各种蛙类是聒噪的最大制造者,它们如此不知疲倦,纵然是天性所为,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生活的状态来。这时,漫步在玉米间,却听到了细碎而又清脆的拔节声。就如同南方的竹林一般,竹子拔节的声音就非常火爆,我没有听到过,却可以感受到,“雨后春笋”,这是一种让人奋进的感觉,这是一种力争上游的声音,虽然有些微小,却显得那么的丝丝入扣,遣人心怀。这玉米的粗壮来自于土壤的滋育,更是一股神奇力量的脉动。这股力量是最为原始的,也是大自然的本身力量。暗夜熠辉,这一排排的玉米如同一柄柄神兵,寒锋凛然,把这片天地映亮。

当这片大地陷入一片混沌之中,辽阔的星空还有一丝晴色,把天地区分开来。更加高峻的黑郁之尖,是那山峰的巅顶。一阵兽吼传来,使黑夜无限震荡,又向更加黑暗的深处滑去。不远处一点点萤火在断断续续地游动,萤火的旁边像是有人在把持着,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前行,似乎也让我的目光有了确切的方位感。山巅上的外形曲复不定,那是因为有大片的崩松所致。崩松是当地人们的口语,其实是长白山美人松了。它总是生长在山巅最为显眼的位置,这个位置也在暗示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就在这个季节,就在美人松林,就在这雨后的夜里,我穿着雨衣,把持着一只光亮昏黄的手电,战战兢兢地踏着山路,爬到峰顶。这里出产一种菌类,叫松茸,因为非常的珍贵,也因为非常的值钱,让我在夜里挑战心理极限。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发现山上有松茸可采。而且都以山巅上的美人松林为目标,定格着脚步的终点。这里的美人松有些低矮,没有二道白河美人松苑里的松树那么高大挺拔,虽然不够秀颀,却依旧那么的多姿多彩。也许是因为海拔以及土壤的原因所致吧,虽然没有那么的气象万千,可是站在这些松树的旁边,依旧感觉到无限的伟岸。那天夜里,我在那片松树林里寻到了两颗松茸。天亮的时候,我抬头向四周望去,在虚无缥缈的雾霭间,似有人影在游动着。我试图靠近时,却发觉那些人影又都融化在白雾之中。我不禁把自己沉湎在梦境里,这样的情形与梦境有什么区别呢?可是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是真实的场景,是真实的人啊!后来,我才知道,人们都在不动声色间完成自己的采摘。常年采挖松茸,是有诀窍的,发现了松茸,挖出后,要原封不动地把掘开的土按好,过上一段时间,真菌还会萌发。我之所以抓不住他们的影子,是因为出产松茸的地方要绝对保密,不可让别人知道。他们会在松茸萌发的时期,一直守候在那里。草皮微微隆起,那里孕育着的希望是那么的沉重,让人有这么多的寄托。这时候的松茸往往是级别最高的,也往往可以卖上好价钱,来回报守护人的辛苦。我不知道有这些行为,那两颗松茸的产地早就忘在脑后了,只知道在这片森林里,就如同黑瞎子掰苞米,掰下一棒却丢下一棒。

把那松茸拿回家,正遇到收购商前来,不起眼的两个小东西却卖了八元钱。有一颗被虫蛀了,损失了些卖相,否则还要多。之后又先后几次上山,都无功而返,也就失去了耐心。不过,那片山林出产松茸,在脑海里留下的深刻印象,却永远不能忘记了。每每走到山上,就会走到山岭上,都会不由自主去树根处瞧一瞧,好像那里真的有东西拱起,让草皮微微隆了起来。那些年松茸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是因为出口外国的原因。近些年来有所下降,大概也是因为出口量的减少。不过,这个时节有人上山去,我就知道他们去干什么,见了面,彼此心照不宣,寒暄两句就过去了。我的脑子里还是能够想象到采挖松茸时的情景,它能成为一些乡民们的经济来源,主要还是因为它比别的山货要值钱许多。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