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甑峰山看雪

热度 7已有 20 次阅读2018-12-3 04:23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与森林

                                                  

 

休息周的第一天就收到一条信息:十二月一号,老里克湖有开山节,免门票,去不去?发信息的是老宋,有车一族就是这么任性,想去哪儿,一脚油门就去了,没得商量!我却犹豫了一下,二号是上班的日子,要找人替班的,玩两天就要作出调整。老里克湖还是第一次听说,忙查阅了一下相关资料,那里的森林和湖泊都还在原始状态中,相信风景一定会非常纯粹,这正是我所追求的,一咬牙便回复他:人生就应该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出发的日子很快就来临了。他开车来接我时,忧心忡忡地表示,没有雪,景也不会好。他叫宋俊发,快六十岁了,是一位摄影爱好者。他的摄影作品构图新颖,立意高远,曾经拿过摄影大赛的一等奖。我以他的摄影作品为背景,写过几篇短文。家乡的山山水水就如同一个线,把我俩爱家乡的心连在一起,彼此都能感受到心灵的脉动。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几百里之外,在和龙与安图交界的甑峰山上。这座山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听说过却没去过。我们一路向南,沿途的山野都是赭褐色,此时都已经过了小雪节气,进入了十二月,还没有落雪。这一派瑟瑟的深秋之色,把皑白的隆冬掩盖的无影无踪,就如同一件褪色的老秋衣,怎么都唤不起心里的那份新鲜感来。老宋一边开车,一边不无忧虑地絮叨着,没有雪就没有景,弄不好就是白去一趟啊!我则安慰着他,没有装饰的风景才是真正的风景呢,有时候,本来的面目更吸引人的。树还是那颗树,山还是那座山,四季变换着色彩,就如同在更换着一张张面孔。各个时期的风景不同,也就让它有了百变的本领,才让人对风景产生无限的遐想,这也是风景的魅力所在。感觉车子在不断攀升时,周边群山的植被也在发生着变化,让我也感觉到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当我们转过一个山口时,无边的皑皑白雪一下子把视野挤得满满当当,没有了一点缝隙。天哪!这里怎么会有如此丰厚的大雪呢?让我一下子有了天上人间的感觉。我想起这是因为高海拔的缘故,让山上山下有了天壤之别。越向上雪越厚,不时有清雪车在清理积雪,使公路两旁堆起了半米多高的雪墙。

路边有两个人,笑吟吟的样子,让我以为在赏雪景呢。可是再一看才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车祸,有一辆面包车仰卧在雪堆上,还有两个人正在往外爬。这辆车翻得很蹊跷,这么高的雪堆,倒像是用了跳高运动员的背跃式翻过去的。雪堆很厚,就如同一堆棉花包,没有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没有什么伤痛,也就没有破坏心情,脸上的笑意也就没有散去。

在老里克湖的山门前,老宋却觉得没有必要进去,四周的树上没有一点雪,也就失去了拍摄意义。“老里克”是满语,意思是长脖子。这个湖里曾经有许多白鹭、苍鹭一类的鸟,因此得名。那些鸟这时候大概已经不存在了,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不再回来。我此时使劲抻长脖子往里面瞅,希望能看到我想看到的那个湖。我们这里把这些长脖子的鸟叫“长脖老等”,因为它总是静静地等在河边,让鱼儿忘记了它的存在。我却等不来属于我的小鱼儿,却要马上奔向下一个目标,老岭。开山节是那里,不是老里克湖,我方才明白。

老岭并不远,只有几里路的样子,而且都在一个岭上,如同一个枝上开了两朵花。在山门口,有人把我们拦下,要求缴费。不是不收费吗?不是开山节吗?那人却说,因为开山节才把门票打折了。我问老宋是怎么得到的这条信息的?他有些丧气地说,是手机发来的。

进了山门,不远就是一个广场。我们赶到时,正赶上鞭炮齐鸣,让我以为是在迎接我们这样的贵宾呢。一辆辆豪华大客车排成行,山坡上,森林里都是看雪的人群。临时搭就的台子上,伫立着一排人,个个都围着一条红围脖。有人在致辞,我想听个究竟却听不清,头顶上飞舞着两架无人机,“嗡嗡”作响,让广场上的人都仰头观瞧。这两架无人机又大又气派,一看就知道是官家所为。我注意到人群里也有扎红围脖的人,他们肯定的管理现场的工作人员。而不扎围脖的人挤到通往山顶的路上,密密麻麻,让我几乎看不见雪地的白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也看了手机发来的消息?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来图个新鲜,凑个热闹,还是因为那个更具吸引力的免费?

台上的那些人曾经都是伐木人,如今放下斧子和锯,拿起算盘,成为林区旅游的经营者。角色的转变是不是能带来经济效益的转变,还不得而知。能让人达成共识的是,这一步一定要迈出去的,前景是不是像眼前的森林一样,郁郁葱葱,葆有旺盛的生命力呢?我眼前的一个个树桩,都变成一个个雪蘑菇,而这些雪蘑菇又长出两只大耳朵,成为蹦蹦跳跳的雪兔,萌萌的,乖乖的,在林间自由自在地生活着。这一个枝上的两朵花,一定会争夺土壤里的营养的。在不远处的老里克湖景区开设有些年头了,名头上要比这里大的多。如果都是为了来看雪,两个景区还真的要掰一掰手腕了。毕竟都在一座山上,一山不容二虎,两只老虎能够相容,除非一雌一雄。

漫步山路上,我最感兴趣的是周边的树。这些松树都是清一色的鱼鳞松,这种松树非常稀少,基本都生活在高海拔地区。它果然是我想看到的样子,枝条虬劲,树皮嶙峋,针叶苍翠,一身凛然的傲雪风骨。我不由想起了陈毅元帅的诗句: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没有挂雪的青松,永远都有一股蓬勃向上的气势,当这股气势转化为一种精神时,却是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

站立在山巅之上,远远可以看见长白山的峰顶。一片素白在天地间绽放开来,仿佛那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雪的姿态在变幻着,修饰着人间的丑恶。它的世界永远都是纯真的,完美的,以自己的冰清玉洁去美化这个世界。

我们的旅行结束了,老宋说,等下一场雪,一定进老里克湖,那时候的老里克湖一定是最美的。听了他的话,我不由地又充满了期待。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