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喝酒也疯狂

热度 9已有 45 次阅读2018-7-13 09:10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山野与酒

                                                           

 

你应该出去溜溜弯了,再这么睡,早晚会变成傻子!

刘迷糊这样大声地提醒自己,同时也想让自己清醒一下。一个人在工棚里值班已经有些日子了,每天除了给牛续续草,再就是刨刨牛粪,再没有别的事情。一天三顿酒,让白天变成了黑天。这样迷迷糊糊,让他自己都觉得这“迷糊”的绰号,真的没有错。

从工棚的天窗上透过一丝亮光,判断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摸一摸炕头,手表还在。凑到眼前,看了半天才看明白,指针停了,这个时间是哪天的还说不准。他晃荡起来,想去看看牛,另外,门前的冰湖又起来了,还得刨一刨,不然出门都会受到影响了。他刚趿拉上鞋,就觉得屋外刮起一阵风,门一下子被掀开,细密的雪粉顺势卷了进来。一个人影闪进来,挡住了门口的亮光,同时,门“砰”地又关上。

大哥,天挺冷的,进来暖和暖和。那人客客气气,一脸的谦恭。刘迷糊有些惊讶地打量着他。灰呛呛的脸,胡子上挂满冰霜,手里拎着狗皮帽子,头顶如同开了一个小烟囱,正向上冒着热气。山里的工棚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一个救助站,在山里行走的人,谁都可以去工棚里求助。讨一杯水或者吃饭睡觉,都是很平常的事情。这个人就没有吃饭,身体的疲乏是显而易见的,一屁股坐到炕沿上,就不想动弹了。山里的风雪大,在山里行走是要付出大体力的。刘迷糊安慰他两句,就忙着出去抱柴火,给他烧火热饭。那人也不客气,从自己的背篼里,取出两样东西,却是两只飞龙。这飞龙是林区出名的飞禽,肉质鲜嫩,味道鲜美。饭菜都是现成的,热一热即可。

干树枝剁成的柴火,在灶间噼里啪啦地响着,锅里的水很快就冒出热气。刘迷糊只是简单地处理一下两只飞龙,褪去毛,洗净控干水,用热油一烹,撒上盐面即可。酒坛子里的山梨酒还有个十几斤,他没有端上来,怕把人家吓到。这山梨酒喝起来甜滋滋的,却有着一定的欺骗性,这是用六十度小烧泡制的,虽然酒的度数被山梨汁降低不少,却有暗劲在里面。倒了一碗,那人没有推辞,喝了两口还觉得很不错。刘迷糊真的怕他推辞,碰到个不能喝的,让人多沮丧?这些天都快把他给憋疯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还不让他好好亲近亲近?

端起酒碗,两人才论起年龄,姓名,家庭住址等等事情来。这人姓林,岁数不小了,有四十五了,在山那边的柳河屯居住。呀!居然走了快一百里山路呢,怎么会走到这里了?两个人在谈论间,不知不觉就把这碗酒下了肚。这蓝边的大瓷碗可是一斤装啊,刚才略微倒的不满,是因为怕倒洒了出去。倒第二碗的时候,干脆就把坛子抱出来,放到桌子上了。

刘迷糊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喝醉过,也就是说,他长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碰到过真正的高手。而眼前这位,却让他不知不觉喝醉了。第二碗喝进去,第三碗让他的舌头有些短,目光有些迷离,他渐渐进入了迷糊状态。老林也喝的坐不住了,晃晃荡荡出去了。只是,出门不知道关门,让寒风吹进来,把刘迷糊吹乐了,哈哈,这家伙喝多了。他对自己的战斗力感到满意。

他迷迷糊糊间,觉得外面传来一声声呼唤,隐隐约约如同一头野兽在吼叫。他觉得有些听岔了,这是什么野兽,怎么没有听到过?门外的寒风让他打了冷战,他一下子想起今天有人陪他喝酒了,而且是刚刚结识的朋友老林。

老林就倒在门前的冰湖上,忙去拉他却拉不动。他被冻住了。得刨开,用尖镐刨。等到把他背进屋来,出了一身汗,刘迷糊不迷糊了。

是不是冻坏了?还好,时间不长,刚冒出的沿流水把他的衣裤冻住而已。第二天,老林恢复正常,觉察出自己的形态,不由吃了一惊。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过,喝这么多是第一次。刘迷糊挽留他再住一天,他笑着拒绝了。出来了不回去,家里人要担心的。他觉得脑子有些沉,就讨了半碗酒,一饮而尽。然后推门而出,大步迈进树林,消失在密林深处。

有时间来玩!

放心吧!声音在山谷间回荡着。

 

 

                                            

8

鲜花

鸡蛋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四维广土 2018-7-19 22:01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