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一次逃跑经历

热度 6已有 56 次阅读2018-6-8 23:52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逃跑


 

我进入油库纯属偶然。那天中午,阳光正足,把头顶晒得箍热。那上面平平光光的,如同一个煎饼鏊子,放上些油,就可以摊煎饼了。不远处就有一栋板房子,聚了很大一个阴凉。那里的味道也很足,汽油在挥发着,让这座房子几米内都不能长草。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走到这里就不再感觉热了。我仿佛看见那里停着一辆车,一根黑色的长管子从房子拽出来,插进一个铁箱子里。一会儿,那辆车放了个黑屁,登地就跑了。这座板房子很简陋,几根柱脚立起来,钉上木板就成了个房子。隔着缝看去,里面除了个大铁罐外,什么都没有了。这板房子有些年头了,钉子都从柱脚里烂出来,没费什么劲儿,就扳下来一块。

那根黑管子就立在铁罐旁边,轻轻一提就从铁丝钩子里脱离开来。放下来也不见有东西流出,我知道这个秘密在铁罐那里。一个红色的阀门只要一拧,就“哗”的一声。果然是这么回事,只是它往外喷涌时,我去旁边捡来个空瓶子去接满,再关闭阀门时,地上已经形成一个小泡子了。

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母亲一脸的脏,急火火地进屋,去水缸那里咕咚了一瓢水,然后恶狠狠地戳了我的脑门子。你已经不小了,干点能干的事情吧!去生火。说着就匆匆出去了。生火没有什么难,铺上几块柴禾柈子,点燃松明子往里一顺即可。可是松明子不肥,划了几根火柴都不行,我一下子想起了那瓶汽油。

火柴划燃,还没有凑近柴禾,只听“轰”的一声,火舌吐出,一下子舔到我的手臂和前胸。只觉得一阵火热,手臂变黑,背心像块通红的铁板,贴在胸前。大铁锅使劲蹦了一下,一片黑压压的锅灰像一群黑蚊子,一股脑涌出,在空中漫舞。这汽油竟然有如此威力,实在让人瞠目结舌。仅仅才一瓶汽油就这样啊!我不禁畅想起来。就因为这样的畅想,第二天我又去了油库。

当我刚刚钻进油库,就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回头看去,那木板的空档里,多了一张笑呵呵的脸。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我觉得是汽油在爆炸,只是不知道那里怎么进去汽油了呢?那张笑呵呵的脸在这时候,是那么的狰狞,灿烂的笑容背后是青面獠牙。一里一外的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外面是头大象,里面的是只小耗子。可是大象想捉住小耗子,还需要下点功夫才行。一条粗腿跨进来,然后是头,再然后是身子。身体粗壮让上下两块木板严重变形,随之整个木板房都跟着颤动。他伸出一只手,来抓我。大手张开又合,充当了一回大嘴,恨不能一口将我吞下。我赶快跑到另一边,一抬腿就随我所愿,一块木板应声而落,我轻松钻出。木板是从外面钉上去的,向外的作用力最容易,而向里就是在与整个木板房对抗!

我没有跑出去多远,他就追了上来。他这么快就追上来,让我心生悲哀。这是个楔子原理啊,往里钉难,往外拔却容易。我至今都不明白,他为什么锲而不舍地追我?我怎么就让他如此劳心费神,恨得牙根都痒痒?也许是一只大猫,在追逐一只小耗子,本身就是一种乐趣吧。他甩开大胯,用极限步幅,一会儿就迫近了。我则全神贯注,步子轻盈。身后传来粗重的呼吸声,如同一个火车头。这样的逼迫让人惶恐不安,身体里的潜能都挖掘出来,一点都不保留。我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身体里还有多少潜力可挖。

一条河挡住了我的去路。这是朝阳河吗?怎么如此浑浊不堪,而且波涛汹涌?这条河我太熟悉了,抓蝲蛄,摸蛤蟆,最深的地方才没波棱盖儿。我不知道这两天下雨了,河水涨了。我被追得慌不择路,一门心思往前跑,一门心思留意后面的追击者,前面是什么哪里还顾得上?我一下子就扑进河里。

到水里才发觉了一个重大问题,我竟然不会游泳。那人也追到河边,喊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耳朵就进水了。想看看那人是不是也追上来,眼睛也进了水。我想喊,一口水灌进来,有些晕。这时候,就觉得肚皮下,钻进来一条滑溜溜的东西,托起我,我顺势搂住它。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对岸。这时候我才明白,托我过河的是一根大木头。

那人在那岸呆呆地杵着,我在这岸傻傻地坐着。一条河隔开两个男人,注定不会产生什么动人的故事。

没过多久,学校举办运动会,班级里报名参赛项目,我毫不犹豫就报了一万米。当我自信满满地站在跑道上时,觉得前面一片光明。可是跑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条路明显不是那条路。过于平坦了反而是崎岖,而过于崎岖了反而是平坦。道路的改变竟然有着本质性的改变,那条轻盈的鹿腿不见了,变成笨重的大象腿。当我最后一名跑过终点时,我还在往后看,没有了追逐者,就没有了动力,没有了动力永远都跑不快的。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