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流浪的笛声

热度 13已有 210 次阅读2018-1-23 05:37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与笛声


 

他认出我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翻腾出这么一句话,人生的每一次相遇都是被缘分圈定的。他能确定我,而我却茫然地望着他,如同瞭望被雾气笼罩着的山峦。他左脸颊的那道伤痕,让我从迷茫中醒悟。这道标志性的伤痕,让他从人群中区分开来。他掏出一盒烟,很世故地礼让一下,便快步出去。隔着玻璃门能看见他不停摇晃的身体,不时被一阵阵烟雾笼罩着,真的让我觉得是座雾气笼罩的山峦了。他再回来,一阵阵浓重的烟草味便扑面而来。

我记得他是不吸烟的。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让人记忆犹新。烟从笛管里冒出来,不是小烟囱了吗?他横笛坏坏地笑着,顽皮至极。虽然吹奏不比歌唱,烟雾对气息还是有抑制作用的。而这时候,看见他吸烟,真的看见那烟雾从细细的笛管里冒出来,熏黑了所有。确切地说,我认识他是从笛声里认识的,清脆的笛声让他周身上下充满灵气。生活的大熔炉,没锻造出硬度,一身的焦黑,却隐约可辨。我试探地问他,还吹笛吗?他点点头,乱蓬蓬的头发如同被践踏的一塌糊涂的荒草,怎么都联想不到那个留着蘑菇头的吹笛小子。

那时的森林还是一片翠绿,他在我的眼里是那么的清纯,这样的清纯也只有山里的世界才会拥有。清清的溪流以及清风吹送来野花的清香,他的笑容在身后的大山映衬下,是那么的灿烂。他的蘑菇头与背景下的山峦,出奇的一样。那山峦也是一个蘑菇头,他和它一样,都是人工所为。他惬意地吹着笛子,笛管黑里透红,里面流淌出的声音如同清泉一般清澈。

笛声掠过山坡,钻入森林,迅速在山谷里扩散开来。有个巨大的口腔在应和着笛声,舒缓而悠长,绵绵不断且又汹涌奔腾,空中的云雾似乎也在瞬间被激荡起来。

我对他的印象都停留在那十几年前的夏天里。山谷是台收录机,那时候,它按下了录音键,收录了那段笛声。我努力回忆着,想搜寻记忆里残留下来的一点点痕迹,无奈这车站里的嘈杂,让记忆在茫然间错乱了,现实里的东西是那么残酷的摆在我的面前。他话语不多,基本都是我问一句,他答一句。很被动的交谈里,有着莫名的冷漠,让人不禁望而却步。出门在外的人会不自觉产生自我保护意识,多干活少说话,言多必失。平日里,节俭的生活已经都节俭到惜字如金。看来他这些年经历很多,饱经风霜的感觉不仅仅只停留在外表上。

我还是绕不开自己最关心的话题。你还吹笛子吗?

他淡淡地说,有时候,也吹,只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摆弄了。

我真的想听一段他的笛声。这嘈杂的人群湮没了那份兴致不说,这个想法也有些唐突,是在强迫别人的意志。岁月长河流去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许多不该流去的东西。在这条长河里,任何形态都被改变,都变成了圆形。十几年前的邂逅,不再有任何意义。原本这些记忆封存起来,时不时翻出,还有些许玩味。只是这命运弄人,偏偏要破坏这份美好的愿望,让它变成一块污垢,让人去恶心,去厌恶,让人不得不把这段回忆擦去。我恨这命运!

我的上车时间到了,我混在人群里,漠然前行,这时却没来由听到了笛声。是他!一定是他!我回头看去,他背对我,露出的一截笛管发出的声音,在向我致敬。车站里一瞬间平静下来,人们静静地听着,接受着笛声的漂洗。仿佛时间停滞下来,那笛管里流淌出来的清纯,让人迷醉。

这不是那个曾经的声音了。笛声的穿透力在无限扩大着,气息与情绪的稳定是因为自身的成熟。因为坎坷,因为苦难,才褪去了浮华,显现出无限的厚重来。那些艰难与苦恨都悠然滑向远方。

登上车,觉得脸上有液体流动,这时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流出泪来。

 

 

 

 

1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