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查山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26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码头礼赞

热度 7已有 56 次阅读2018-7-30 10:54 |系统分类:心情日记



                                      码头礼赞

 

 

 

(报告文学)

   

 

九月十九日傍晚,阵阵秋风带来点寒意,苏州杏秀桥油库里正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工作着,忙碌着。这是千百次200号汽油卸船灌桶中的一次。

当你一眼望见油库的货场上,一排排,一对对整齐得像战士的队伍一样、排列着油桶时;当你打开油桶盖使用汽油时!朋友,你能否知道我们的石油工人在灌桶过程中,付出了多少辛勤和汗水呵?在此,谨向大家说说从油船上将汽油灌装到油桶的过程中,一些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几位普通的石油工人吧。

把“关”将军

船队10号油驳水手长杨日友,年过花甲,已办完退休手绩,还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别看他六十多岁的人了,身子骨还很硬朗,身材魁梧而硕壮,长方脸,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只是黧黑的脸上布满了风霜和劳累的皱纹。他的头发和嘴上翘起的短髭,都已灰白了,可他干起活来能跟小伙子比试一阵子。吃了几十年的船员饭,炼出一身好筋骨,撑、拉、盘、绞的船上活样样精通。水手庄德明,庄德军,是两位来自苏北平原的憨头憨脑的小伙子,今天,主要担任开机、挂泵任务。

一声令下,只听呼隆一声,柴油机发出欢笑的歌儿。定好车速,闸伐一开,压力表指示泵压每平方厘米2公斤,(正常范围)油就象一条巨龙一样,顺着皮龙向码头油场班的灌桶处奔去。啊!人们惊呆了。由于流量大、压力高,油场班的四个灌桶小闸伐,难以承受,油就像“天女散花”一样溅出,不能进行灌桶作业,弄得码头油场班操作员不知所措。

怎样与码头灌桶操作协调配合,根据需要向码头减压、送油,是摆在开机挂泵的庄德明、庄德军面前一个棘手问题了。

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协调配合,不但造成很大的浪费,而且十分危险!怎么办?降低车速;不行,车速低打不上油,或高或低的车速,泵压也会随之变化,也容易出现问题。在现场的人们急得愁眉锁眼,无计可施。

只见杨日友挺身而出说:“让我来控制船上的闸阀,减轻码头管道压力。”

只见他敏捷地打开向油舱回油伐的循环管线,双手把住总闸上的方向盘。以上送、减压、回舱的操作技能,根据需要随时变换;同时,也可以根据码头灌桶的速度快慢和需要的压力大小、给予总的控制。码头灌桶开闸,他也随之开闸,码头桶灌满换桶时,他就把流向码头的闸门一关,让油通过另一根管道流回船舱,这样一送一回,彼此随着码头的变化而变化,其难度是非常大的,一旦配合不好,就可能造成喷油、甚至“崩管”的事故。

青松挺可直,杨日友真像一棵劲松。像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站在闸阀傍,手握方向盘,左转右转,停停、转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与油场班配形如一人。他那认真态度,熟练的技巧,高度负责的精神,赢得油场班一致好评。

一把回丝和六万克

油库油场班参加灌桶作业的有八个人,分成二组,一组为直接灌桶,另一组为之服务,搬空桶、开桶盖、桶灌满、紧桶盖。别看这么简单的合作,到现场一看,会使你眼花瞭乱,眼睛都看不过来呀!一个灌桶工作,搬空桶上磅称、开闸阀灌油、计算重量,只有分把钟的时间,眼离不开桶口,手离不开闸阀,关早了、数量不够,关晚了,油就会喷出造成浪费。我们的石油工人凭着熟练的技巧和准确估计,一、二次开与关,就能达到正确的数量。另一只手又去拿桶盖及密封圈,略将桶盖紧固后,搬下重桶。

令人称赞的是油场班老工人许步忠,他今年已经五十七岁的人了,中等身材,微胖的体态,两条高高挑起的眉毛下嵌着一双光芒闪烁的大眼睛,一望可知,是个刚健之人。他一双灵巧的手和脚,不亚于小伙子,他在灌桶时,手拿一把回丝,待桶灌满后,发现油溢出,迅速用回丝一蘸、手用力一捏,把油捏在桶内,然后再盖桶盖。三百多斤重的油桶,两手轻轻一拉,桶就乖乖地滚下磅称。一桶,二桶,三桶……此刻,他就像一台机器人,一丝不苟地在码头上做往复式的运动。

我绕有兴趣的来到油场班,与班长曹小男算了一笔细帐,我说,许步忠同志一人手拿一把回丝,将每桶喷、溢出的油,捏进桶里,按每桶100计,今日灌600只桶,那就是60000了,如果油场班每一个人都以许步忠为榜样,一年下来,数字就更加惊人了,更何况喷出、捏回的远不止这个数字。曹小男同志说,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点回丝里学问还挺大哩!我们一定争取不喷、少溢,并将喷出的滴滴油重新捏回桶内。

身在油库,不忘节约一滴油的油场班精神,值得称赞和发阳光大的啊。

女推车工

     推桶,搬运这份活儿,在石油公司的工种范围内,算是“重工业”了,又脏、又累,令不少男人望而生畏,哪有姑娘、媳妇上此岗位的?不瞒你说,个别干部在教育不安心油库工作的职工时,也急得发出口头语“不好好干,就调油场班去。”可见这工作是比较苦的。

然而,今天却见到了几位姑娘、媳妇在码头上来往穿梭,搬运刚装满的油桶,她们欢声笑语,热情奔放,成为码头上一道靓丽的风景,令我刮目相看。

油库的人告诉我,她们是苏州港务处青年突击队。她们的队长叫姜莲英,才貌双全,豪爽能干。

突击队!望着她们,我心中泛起阵阵起敬之意。 

站在码头边,有一位姑娘吸引我的注意力,她,就是人们称赞的姜莲英。

姜莲英,只有二十出头年纪,中等个儿,长园型丰腴的脸上,长着一对如星星般又大又亮的眼睛,身体很壮实,剪短发,穿一身兰布工作服,讲起话来有头有尾,指挥干活干脆利索,看起来真像个石油工人。她,见人就微笑,使人感到有一种纯女性的脉脉含情的娇美。可她,推着三四百斤重的油桶,却快步如飞。

一辆双轮弯角带套圈的专用手推车,操作时,将车直立地竖起来,弯角向桶底一送,套圈往桶边一放,一只脚蹬住车,人往上一跳,使用全身力气向下一拉压车把,车子就倾斜下来了,这时,比她们体重重几倍的油桶,在扛杆力作用下就乖乖地顺趟在手推车上了。

    我被这些脏不怕、累不怕、熟练的操作技能惊住了,眼睛不住地凝视着她们那窈窕而丰满,充满着青春活力的背影,她们的形象也在我的脑海里高大起来。出于记者的猎奇灵感,便跑过去问个究竟。

“同志!你们是港务局来的?”我问道。

“对,是港务局青年突击队?”一位姑娘回答到。

我想港务局也都是体力活,男多女少,何能组织成一支姑娘突击队?来到我们油库推桶?这对我们油库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我带着疑惑的眼光自言自语说:“港务局的,真不简单!”

“有何见教?”这位姑娘见我有怀疑之嫌,带点挑逗的口气说道。  

“不敢、不敢,你们的精神非常感动人。姑娘、媳妇推油桶,在我们公司很少见,少见多怪么!”

一位姑娘来到我面前介绍说:“这位是我们突击队队长,叫姜莲英。”

我马上改口道:“啊!姜队长,你好!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是一个敢干冲破世俗偏见的姑娘。请问,推这么重的油桶吃得消吗?累不累?”

“要说不累是骗人的,但劳动过后的累,是最令人充实和愉快的,对苦和累的态度是评定人的价值最好尺子,今天我们不累点,这么多的油桶怎么能进到仓库里?哪里最苦最累、哪里最需要、就到哪里去,哪里最危险,就出现在什么地方,这,就是新时代青年人的风采,这,就叫突击队。”姜队长自豪地说。

姜莲英队长不愧是女中豪杰,说话有哲有理,令人佩服。我想,她们有这样精神和良好的思想指引,那还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你们突击队都是女的?”我问道。

“哪还会错!”说完,几位姑娘脸上露出天真、满足、自豪的笑容。

我陷入一阵沉思之中……

车轮滚滚,脚步如飞,七辆手推车来往如梭,即时将灌满的油桶推进库内。

 

 

 

原载《苏州石油报》

一九八七年九月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禅心 2018-8-3 16:37
欣赏老师佳作!
回复 查山 2018-8-14 21:20
谢谢品读
回复 大闲人 2018-10-25 09:12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