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查山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260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舵魂

热度 2已有 24 次阅读2018-7-9 08:29 |系统分类:心情日记

                                       

                                                                             舵魂

          

            报告文学

继前页

 

 

    老大,是每条船上船员的优秀代表,对于一级危险品运输船来说,老大就是船的灵魂、船的指挥官。机器隆隆是否正常,到哪里停泊,何时赶潮儿,天文地理,老大心里都有个小九九。

江南水乡,随着经济搞活,航道也日渐拥挤,个体船只满江(河)闯,他们缺乏航道知识,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又多是水泥船,要是和我们的钢质油轮轻轻一碰,那就糟了,轻则破裂,重则沉没,这危险性别提有多大。咱们的老大们为这些事不知操了多少心。

就拿过闸门来说吧,江南水利发达,闸门颇多,几乎每次过闸都得排队,一等就是一天半天的。不了解情况的人可能会说,这不是最好的休息机会吗?可老大说:“咱装的是一级危险品,怕火。人家的船可不睬你,照样靠在船边生煤炉,抽香烟。怎么办?只有加强值班,呼叫、了望,驱赶火魔。有时晚上,风大浪高,也得警戒,哪能睡好觉,比开航还要令人担心受怕呢!”

咱们的船老大确实是“特别能战斗”的指挥员,他们在这个流动舞台上,在大运河、长江、黄浦江上,奏出一曲曲感人肺腑的交响曲。

    去年七八月间,台风一度席卷长江,造成不少船翻、沉没的悲剧。我们的四号轮也正巧在风口上,凶猛的台风,翻卷着长江浊浪,粗虐地呼叫着压向船队。老大王良全镇定自若,指挥全体船员与台风进行了顽强的抗争,创造性地把条条舶船“横向连片”。顶住了台风的袭击,安全顺利地满载而归。

   19885月,油源奇缺,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公司好不容易在上海采购到2000吨汽油。这2000吨汽油,对一个地区的经济建设的重要性,非同小可。也许带点要挟因素吧,货主的单位说,一周内不运回就以作废处理,调给别人。

这可是个“额外”任务,对船员来说,当时一个月已经跑满七个航次。已经到了下旬末,但老大朱福昌、徐三弟,急公司所急,想苏州工农业生产所想,下决心要抢回这批油,支援苏州的经济建设。

经过七个日日夜夜,每个船队跑了三个航次,油运回来了,但我们的船员眼睛熬红了,声音沙哑了,没人说一声苦,叫一声累。七个不眠之夜啊,谁能计算出这里面凝聚了船员多少辛劳?

    船在水上行,船员们长年累月在船上,生活单调乏味,“船离码头像战场,无火动吹饭不香,风雨做伴水当床,老婆孩子苦断肠。”这样的环境谁能说不苦,但老大们早已习以为常了。

最令人头疼的是青年船员找对象难。领导不得不把一批批“小和尚还俗”——上岸工作,但还有一些老大因工作需要留在船上。

    就说蔡酉生老大吧,四十刚露头,一米七几的个儿,国字脸型显得十分潇洒。人品出众,经济宽裕,为了给他创造点条件,改变“外出掌舵,回家无窝”的局面,公司给他解决了一套房子,以引“鸿雁进巢”。但他却叹口气说,咱哪有时间去谈恋爱、逛马路啊!

    去年北京、上海等地发生动乱,咱船老大都立场坚定,一心扑在石油运输上,老大们说:“不管他们怎样大乱,我们要大干!”当月完成运量7000吨,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艰苦的工作环境没有动摇老大们的信念,老大王久云说得好:“船总是要有人去开的,你不去,他也不去,油怎么能运回来?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话。没有石油,经济建设又怎么能上去?为了发展经济,咱苦一点算个啥!”

你看,咱们的老大已经把自己平凡工作与国家发展、人民的幸福联系起来了。

    船队安全航行的另一位关键人物,就是司机了,苏州人称之为“老关”。

    老关们掌握着机器“起死回生”之术,使船队具有生机和活力。所以船队的经济效益不同程度地取决于他们。如今,老关们已不满足于在那个小小的机舱间看看仪表、拧拧螺丝了,而是把整个船队的建设、经济效益当成自已的职责和贡献的天地。

    1986年,船队抽调部分老关自建维修组,对油驳的机泵、阀和消防设备进行自修和保养,既保证设备使用可靠性,又可节约了几万元的维修经弗。

    1989年,又千方百计调整船维修周期,节省大修开支2.5万元。他们还跟据船舶使用情况,经港监部门同意,将船舶二年上岸大修周期,改为三年,每年又可节约经弗七八万元。

    船,一条条陈旧的船,25年以上的老龄船占百分之六十,大大地超过了一级油驳15年的降级期限。最老的三号拖轮,建造日期都无法考证,据说是一九二八年美国造,咱们的老关硬是靠过硬的技术,靠科学化管理,使老船焕发了青春。

    有一位轮机长、老关,叫王中正,因年龄偏大主动提出辞去轮机长职务,让年轻人接班。但他的心,仍关心整个轮队的建设。

1990年春节,大年初五那天,夜幕刚刚降临,一股寒流压向苏州城,气温骤降到零下10度,刚听到气象报告的王中正,马上想到歇在油库的十五条轮驳的柴油机,如不及时放掉机器、水箱中冷却水,机器和水箱就可能冻裂,国家的财产将损失数万元,而且会影响生产、运输。他在家中坐立不安,急忙穿好工作服,骑着自行车,在夜幕下,冒着刺骨的寒风,赶了十几里路,到杏秀桥油库码头,督促,配合其它船员,放掉了所有机器内冷却水。

这夜,他又睡在船上,观察气候变化,以便采取应急措施。

2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