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博客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5|回复: 0

[叙事散文] 忠实的守望

[复制链接]

升级   2.07%

孤独的小男孩 发表于 2016-5-17 01: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文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x
                                               

        一般的风景总是像草甸里纷乱的花朵,盛开时鲜艳一片,凋零时却空空荡荡,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而此刻展现在眼前的风景,是由一望无际的庄稼构成,这里涌动着辽远的雄浑让人联想到广阔无垠的大海。那奔涌起伏的金色波峰,夹着款款的和风,迎面滚滚而来。
        当我知道在这片“海面”上,扬帆破浪的只是一对夫妻时,不禁愕然。能创造出这么宏大的风景,需要的不仅仅是灵感,更需要汗水。这无边无际的汹涌波峰,往往涌起时是轻松的丰收画卷,落下来却是如山一样压下的繁重。
公路在田野里辗转延伸着,我们所乘的车像鱼儿一样,在庄稼里穿梭着,最后在几间瓦房前停住,才意识到“靠岸”了。可下车才发现,我们仍在海洋里,这几间瓦房充其量不过是几个岛礁而已。
听朋友小何介绍,这里是个村庄,叫北墩村。可是这儿哪里是个村庄呢?那三五成群的鸡鸭,袅袅的炊烟,汪汪不停的犬吠统统不见,映入眼帘的除了庄稼还是庄稼,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庄稼构成的。我注意到,曾经的院落都进行了改造,玉米正和房檐耳鬓厮磨,路边的大豆欲俯身与公路接吻,就连沟畔地角都爬满了青青的瓜藤,浑圆的大西瓜悄悄地透过草棵儿,半遮着面,偷窥着远方来的人们······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似乎经过精心的布局和耕种,没有丝毫空闲,充分地利用土地,显示出主人的勤劳和匠心独运。我们一行十几人,是来帮忙秋收的。以前曾经有一伙人专门在这里劳务,可这些日子私事缠身,不能返回。时节不等人,只好由小何出面,拉些熟人,以解燃眉之急。他家祖居于此,兄嫂继承了祖辈留下的土地。在他们名下的土地本没有多少,可近年来,去国外劳务输出的风潮愈演愈烈,村里的人都相聚离开。他们像青蛙一样跳出这片水域,去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小何的兄嫂却不为所动,把遗弃的土地重新耕种起来,而且越来越多,足有几十垧,简直成了名符其实的农场主。
不去挣外汇,而在家务农,勤勤恳恳地守望这块土地,不是不可以,在土地上劳作毕竟是保险的。然而,汗珠子摔成八瓣儿,又能在土里刨出多少钱?这里的付出会比别处更多!我联想到烈日炎炎,挥汗如雨的劳作场景,不禁心生感慨。
一声亲切的呼唤,打断了我的思绪,这才发现人群中多了一位妇女。她身着泛白的蓝衣裤,肩上搭条毛巾,黝黑的脸上闪着汗光。不用介绍就知道,准是小何的嫂子。
这女人举手投足间犹如风一样轻飘,把我们迎进门,便端来一盆香瓜,一转身又捧来两个西瓜,按在案板上就切开了。“快尝尝,自己种的,甜着呢。”她热情地招呼着。
大家一路劳顿,在饥渴着,忙弄上一块。立刻,屋子里溢满了浓浓的清香。
窗户打开着,清爽的秋风不时地送进一阵阵田野的芬芳。屋里的陈设十分简单,除炕角有个炕琴,锅台边有个碗柜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简直是家徒四壁。我有些愣神,种了这么多的地,应该有些钱,不至于把居住环境搞得这么糟糕吧?
我一边吃着西瓜,一边有意无意地和嫂子聊上了。嫂子是个爽快人,没有什么隐瞒,一席话就让我瞠目结舌,捧着西瓜忘了吃。
他们夫妻只是在春秋两季才会来这里暂住,挂锄和冬闲时就回到城里居住。城里有宽敞的楼房,孩子在城里的学校上学,他们基本上是城里人······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地把眼前的这位农村妇女重新打量了一番,这大概就是新农村里的新型农民吧?
小何环顾四周,忙问:“嫂子,怎么不见我哥?”
嫂子一听,立刻眉眼嬉笑起来:“忘了告诉你们,他去城里买收割机去了,快回来了。”
“什么?收割机?得多少钱?”大家停住嘴,瞪着眼睛问。
“不到二十万。”她轻描淡写地说着,却把我们吓了一跳。“早就张罗着买,就差在还得学习机械操作上面了。有了这台机器,收割就不用愁了。”
听了她的话,大家都兴高采烈地议论起来。没来之前,谁都做好了思想准备,要哈一次大腰,受一次大累。我们虽然不是农民,却深知“汗滴禾下土”的滋味,收割机的到来,无疑是一个解放宣言。
趁着空闲,我怀着异样的心情,信步走去。还有许多房舍像星星一样散落在各处。有的掩映在树下,有的在庄稼地里,羊肠小道是一根大绳子,把它们紧紧拴在一起。有的是空房,打扫的干干净净,估计是宿舍。有的是仓库,里面的农机具摆放得井井有条。还有一个车库,里面有一辆翻斗车和四轮拖拉机。我暗自思量,这里真的是一个大农场啊。
阳光煦暖,风却透着一丝凉意。初来此地,这一方水土让我有说不出的亲切。金秋赋予这里的神奇,让我耳目一新,在清风四起的金色波涛里,觉察出这块土地渐次雄起的力量。
一阵马达声响,收割机进地了。红色的机身在金黄的庄稼地里格外醒目,犹如一艘飞快的舰艇,在金色的波涛上,乘风向前。
就在这里,祖辈们黑黑的铁脊梁上滚动着晶莹的汗水,低头躬背,才把这块土地拉动。而后辈们,却轻巧地安装上轱辘,稍一用力,竟推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